7人-浮图孽世

7人-浮图孽世插图

剧本预览

可泰•福里麦

本剧本为阶段性半封闭沉浸式剧本,请玩家阅读剧本时静心代入角色。

登场人物:

可泰•福里麦:27岁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笑容的男秘书,长相俊美气质温润。

格拉瓦•坤沙:33岁脾气暴躁的粗糙男人,外表邋遢。

丽莎•山迪帕:16岁清纯可爱,但面如枯槁的花季少女。

巴颂•同帕卡:28岁医院副院长,文质彬彬,看起来饱含学问。

黛薇卡•安妮:27岁当红女明星,拥有魔鬼一般的身材,五官精致穿着华美。

白筱:36岁妩媚至极的东方妇人,性感而妖烧。

前言•千载传说

每一个住在坤池小镇的人,自幼就听闻大人常常给孩子讲述一段古老的传说:

千载年前,帕拉丁王国的公主与国师瑞尔相爱,私定终身,本想待成年后禀明父亲,却没想帕拉丁国王为平息战乱,在女儿成年后,便将女儿远嫁敌国将军之首——洛宁•坤宾。国师早已和公主情深难割,无奈之下遂陪伴公主一同来到将军身边,偷偷与公主私会,半年后公主怀有身孕,为国师之子。

公主的远嫁并没有熄灭敌国的侵略之心,短短半年后敌国再一次发起战争,坤宾将军天性残暴,妻妾众多。并没有把年轻绝美的公主放在眼中,眼看攻打在即,公主为保住故土,将毒药下在坤宾的食物之中,却不幸被坤宾的将士察觉,事情败露后,坤宾大怒之下将孕中的公主杀死。

国师瑞尔眼看自己的爱人死于他人刀下,自己的孩子更是在公主肚中夭折。国师势单力薄,为替公主复仇,国师教会坤宾将军一种秘术。秘术看似可以帮助将军在战场无往不胜。但实则会将人反噬至死。坤宾将军在使用秘术后,短短一年便暴毙而亡。

国师虽痛丧妻儿,也终于将所恨之人送往地狱。坤宾死后,国师终生未娶,创立索达教会。只为给那些爱而不得的世人予以最后的希望,相传索达教会灵验无比,每一个有幸进入索达教会的教徒,其愿望在短短数月定能一一实现。

一章•迷失深渊

使命便是如此,你要永不忘记……每天准时5:30响起的闹钟,你机械性地睁开眼晴,这句话就像一根尖锐又顽劣的长针在你的脑海里横冲直撞。接着戴上眼镜、起床洗漱,你在镜子前盯着眼神空洞心如死灰的自己伫立很久,“镜中的人是我么?”你总是握着手中父亲给你的家族微章,一个纯金打造手柄镶满宝石的精致小斧头,自言自语的问道。

你是可秦•福里麦,这是你不可告人的秘密之一,其实你的真实名字叫做可泰•帕拉丁,今年27岁,思昂集团董事长秘书。沉默寡言、待人亲切、笑容温和、稳妥可靠是你的形容词,可这些都只不过是你那布满荆棘的面具上,无可奈何的皮囊罢了……没有人可以理解你的迷茫、自责、郁结、还有不可理喻的精神散乱,每当这时,镜中的你总会变成一个巨大混沌的漩涡,又将你拖进了那个痛苦的记忆深渊。

记忆中,父亲生前最后这句不可告人的话像是用刀子刻在了你的心上,它存在了20年,每天这样机械性的生活也过了20年。母亲在你不记事的时候就离你而去了,印象里只有母亲卧床不起和骨瘦如柴的身影,父亲总是说母亲向来身体不好所以早些去了极乐世界,等他完成“帕拉丁”的使命。可在你6岁那年,记忆里一直那么强壮沉默但爱你很深的父亲,竟和那气若游丝的记忆里的母亲一样卧床不起、骨瘦如柴,唯有区别的就是父亲每天痛苦的捂着心口嘶吼,和那强忍着痛苦吃糠咽菜的样子,更残忍直接的历历在目。

那一年里,父亲变得沉默寡言,对你的关切问候也只是冷淡的回避。在你7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叫来了你从没见过的一对夫妻,虚弱的唤你到那分不清是被汗渍还是泪痕浸满的枕边,递给你一只精致的小斧子,是帕拉丁王国留下的传家之宝。然后只对你说了这句:“使命便是如此,你要永不忘记!!!”

接着父亲向那个男人意味深长又吃力的点点头,那个跟父亲早些年一样强壮的男人就像是提起一只小猫一样,一只手夹住了你,另一只手接过了女人刚收拾好的行李,快步的带着你离开了这个最后存有快乐和温暖的家。在涕泪交加的模糊之中,你看到父亲面无表情的脸上和目无神色的眼中,却有想再次拥抱你的渴望……也是从那以后你变成了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永远只戴着一副亲切温柔的面具。

你知道,父亲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了结自己的生命,说了结不如说是解脱,这也是“帕拉丁”家族后人在对峙“坤宾”后无法摆脱的命运……和“坤宾”家族后人500余年的宿仇,随着历史车轮的碾压,已是无人问津的往事,只有你们两家之间各自背负着相同的使命,不惜付出健康、家庭甚至是生命。500年来不共戴天,无数苦痛与鲜血让这似海的深仇像钢印一样刻在“帕拉丁”后人的灵魂里。

500年前帕拉丁国王为了避免乌通王的侵略,将自己最爱的小女儿献给了乌通王的得力干将坤宾将军,可怜的帕拉丁公主为了故土的平安,想方设法的讨坤宾将军的开心。还在正值青春年华的年纪为坤宾怀了一个孩子,而心狠手辣的坤宾将军为了功成名就残忍的杀害了自己的妻子,然后剖开妻子的肚皮,取出了自己还未出世的亲生儿子,用邪术炼制出这世上的第一“婴蛊”,有了婴蛊的帮助,坤宾在战场战无不胜、大杀四方,起兵攻陷了猝不及防的帕拉丁王国。

如今的你便是500年前“帕拉丁”王室唯一幸存的后人!本该享有荣华富贵,坐拥万亩良田的“帕拉丁”却因为那个血腥的,为了名利残忍杀害妻儿的坤宾将军!成了退居山林啃食糟糠野菜的落魄山民,本该拥有美满家庭,幸福成长的你!也遭遇流离失所父母双亡的厄运!从那时起与你便立誓与“坤宾”家族势不两立,血海深仇的种子从父亲死后便深深的裁种进了你的骨髓中,灭族“坤宾”成为了你人生中唯一的使命……坤宾后人历代掌握着“婴蛊”的独门秘法,为了与之对抗“帕拉丁”的祖先创造出了一种精神巫术,名为《帕拉丁•白地咒》同样传承下来。历经百年的争斗,仇恨的根源也许已不是家族使命,而是你死我活间的永不休止……

父亲死后的生活,对坤宾家的仇恨成为了你活下去的支柱,在泰国寻觅了将近10年有关于坤宾家族的消息,令你欣慰的是当年害死父母的坤宾家族夫妇也在同年暴毙身亡,可他们唯一的儿子被可恶狡诈的坤宾夫妇在你7岁那年被送去了一个亚洲国家读书。在送他去国外之前也改名换姓,从此不知所踪渺无音讯。虽然10年过去了,可你心中的仇恨从未消失过,找到并杀害坤宾家的独生子是你活着的唯一信仰。

大学毕业后的你不同于其他同学,或是纷纷进入了知名企业公司或是出国继续深造。你通过各种方式调查了在20年前坤池所有去亚洲国家读书的留学生,幸运的是那时送孩子出去留学的家庭并不多,其中只有一个人是被当地大学录取后突然出国留学的,这个人的信息也是除了名字以外基本空白,你不断的寻找这个人。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叫“思昂•山迪帕”,是一家知名公司的董事长,事业一帆风顺,家庭幸福美满…..

改名换姓潜入思昂身边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从最初收买山迪帕公司人事部经理。进入公司后,凭着自己的努力加上你那浅薄巫术的加持,让自已成为了思昂最信任的左膀右臂,成为了他如影相随的秘书可泰•福里麦。这也是你最艰难的5年,5年来每天都在抉择的矛盾中挣扎,思昂去中国留学一直到大学毕业才回国经商。他的父母也在与你父亲的争斗中双双同归于尽,思昂从未让打理一切事务的你去调查关于“帕拉丁”的消息,也从未提过复仇之事。你时常怀疑思昂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5年来思昂对你关怀备至,让你离开贫民区住进思昂的家中,在你养母病危的时候,无力支付高额住院费的你,也是思昂出钱让养母住进了曼谷最好的医院。平日里对你虽然在工作安持上一丝不苟,但是私下却当你是朋友一般,无话不谈。工作上也是个尽职尽责的上司,有时候在办公室工作就是一天一夜,凭着自己的努力在泰国这个经济环境低迷的国家拼出了一番事业,在你的眼中思昂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家族的宿仇似乎在你和思昂之间只是不堪回首的余暇。

平日里事业为首的思昂对家庭常常表示心力憔悴,思昂的妻子是中国留学时的同学,名叫白筱,是个温婉的东方女子,不幸的是思昂16岁的女儿丽莎前些年患上了精神疾病,发病过后整日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你很可怜丽莎,有时会在她情绪稳定的时候逗她开心,陪她在别墅的林院中漫步,夜晚哄她入睡。你时常感觉丽莎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她布满疲惫的眼眸中却有着仿佛贝加尔湖畔般的清澈和宁静。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要亲手杀害这鲜活可爱的生命将会是何等的良心不安,光是想像那个场景就如同梦魇剐心,这一切的一切让你复仇的决心一次次动摇,无数个夜晚都想要放弃这个念头。

在夜晚想起丽莎眼眸中的那份纯真和美好,这让你对隐姓埋名的生活更加腻烦,无心睡眠的夜里,浪漫美妙的爱情总是像一只鬼鬼崇祟的花栗鼠钻进你的脑中,让你也对拥有一个美妙的爱情、幸福的家庭、可爱的儿女充满了无限的渴望。可就在不久前发生的事,让你连这份对美妙爱情的渴望也如同这5年的使命与良心的纠缠一样,坠入无尽的迷茫深渊中。

那日你很晚才打理完思昂安排给你的工作,从地下办公室出来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房。走过客厅时,思昂的妻子白筱,这个从中国江南远嫁而来的温婉女子,正穿着性感暴露的睡衣卧在沙发上,喝着名贵的红酒,窗外皎洁的月光温柔地爱抚着她那泛着微红的美艳的脸庞。她突然转过头望向你,你也像是回过神般得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驻足了很久。你习惯性的低头鞠躬面带微笑的问候,在与白筱对视过后,你感到自己的心跳像是在那瞬间进入了慢动作一般,喉间的呼吸像是吞进了一颗炙热的火球。你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个平日里并不常见到的董事长夫人,今晚仿佛是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端详自己的双腿像是变成了雕塑一般,你的意识那一瞬间像是被那窗外的月光吸去了,就在理智与肉体纠缠的时候。白筱对你说:“过来陪我喝两杯吧。”这几个字像是有邪恶得魔力一般,你像是一只冻坏的小猫一样坐在了那存留着白筱温暖体温的貂皮坐垫沙发上。

你无法抗拒再次贪婪的转头望向她时,你感到一阵头晕眼花像是坠入一片红粉相间的余晖中,她的眉眼盈盈中露着一种你从未见过的忧伤,几杯红酒下肚后,眼前这个冷艳妩媚的人妻向你倾诉衷肠,思昂整日忙于工作无法给她想要的陪伴,一粒滚烫的水晶掉落在你心中最柔软的角落。你对于此事心中无比明了,思昂常常带着你去和一个叫做安妮的女星幽会,看着她眼中晶莹的泪水,你想不顾一切的将她拥入怀中为她拭去眼泪,为她抚平伤疤,可那体无完肤的理智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与此同时,一阵由内至外的燥热正肆虐着你的全身上下,你端起红酒瓶大口大口的吞下,妄图浇熄这肆意而为的欲火。可白筱接下来的举动让你彻底沦陷了,她将那双芊芊玉腿抬起搭在了你的腿上,接着俯身双唇落在了你的嘴唇上,那种心脏停跳,呼吸困难的感觉又来了!那一刻那个象征着理智的勇士彻底神灭形消,你抱起白筱近乎疯狂的吻了起来,你们像是初次偷吃了禁果的少男少女,从沙发一直到白筱房中翻云覆雨了一夜。清醒后恢复意识的你对眼前发生的事感到羞愧不已,便转身跌跌撞撞地回到了房中,匆忙中你的眼镜也不知丢失在哪里。

此后你还是像往常一样,白天在办公室忙碌着,可晚上就像是着了魔一般得想念和白筱的狂乱,白筱仿佛也是在每次宛若听见了你心中诉求般及时出现。几次三番的偷情之后你越发觉得迷惑,在白天总是见不到白筱,家中佣人说最近夫人白天一直在房中不出门,“难道是我的原因吗?”你在内心自问到。每到夜晚在思昂面前你的愧疚之心如同洪水猛兽一般,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

复仇?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在接受思昂多年的帮助后,乘人之危的破坏他的婚姻,还要杀害可爱的丽莎?更关键的是思昂和你一样是年少痛失双亲可依然心地善良的人,你和他都只不过是两家宿仇的受害者罢了。你的父母,他的父母都一样,是被这最可恶的仇恨遮住了双眼才落得如此下场。今天!你决心让这500年来的仇恨第一次在历史的舞台上粉身碎骨!向思昂澄清一切!相信你们会拥抱言和,从此放下两家的血海深仇,然后离开这个让你迷失的山迪帕豪宅,成全思昂的美满家庭,从此过完平淡普通的一生。

低声说着“忘记仇恨”这四个字后,你甩去了一身的迷茫和自责,还有那个镜中被仇恨染红了双眼的自己。你推开思昂家硕大的门,向地下办公室走去,释然心中一切的仇恨、愧疚和迷茫。此时的步伐是你5年来从未感受过的轻松,终于要结束了!你可悲又可笑的前半生。

敲响思昂办公室奢华沉重的木门,你深吸一口气等待着回应。没有反应?你又敲了几次还是没有回应。也许是思昂正在打重要的合作电话?可突然你的电话响了,是思昂打来的,电话里思昂让你去忙公司最近新产品发布的事,你有些失落又有点疑惑的离开了思昂的别墅,这项工作明明已经万事具备了为什么偏要你再去一次?到了公司以后也还是正如你所料的,一切工作都在按部就班的执行。还是给思昂打个电话确认下,但是思昂一直不接,给家中佣人打电话,佣人说先生今天将所有佣人遗散了。你内心有点不安,难道是思昂发现了什么?此时天已经蒙蒙黑了,思昂最近每日都在办公室休息不出门,你怕今天会没有机会再释然这一切,晚上又继续那难以启齿的罪行……

马不停蹄的回到山迪帕豪宅时已是黄昏,正好与刚要回家的白筱在门口碰上。打开门后只听到一声凌厉的嘶喊,是丽莎的声音!你和白筱连忙赶去,白筱在床边费力的安抚丽莎,丽莎又复发了,可这次不太一样!比之前要严重很多,那钻心刺骨的嘶吼让你更是心疼,今天宅中也是格外的阴冷,你总觉得不对劲。看丽莎吃下药后你像平时那样又安抚着她,很快丽莎就平静了很多,白筱留在房间里守着丽莎,你转身走出房门后紧接着向地下办公室走去,一定要去告诉思昂这些情况!

走到地下室门前时,你看到地下室的门掩着,似乎是有其他人来找思昂,你悄然无声的从门口往里望去,眼前的场景让你像是被剥去双眼般的诡异!你看到思昂的怀里抱着一个没有生机的死婴,另一个男人背对着你和思昂交谈着什么,眼前的场景让你如同被闪电击中一般,瞬间清醒的知晓了一切,思昂还是继承了坤宾家族制作“婴蛊”的禁术!你勿匆回到了房间,想起思昂怀里那个面色发青的死婴你就怒不可遏。

冲进房中你疯狂的找着父亲留下的帕拉丁家族时代对抗坤宾家族“禁术”的传世法器:“菩岚降魔杵”,一定不能让思昂继续下去了!你在房中点燃犀角香后,摆下龙浊骨、孽镜石、往生铃、鹿茸散,手持降魔杵后,念起帕拉丁世传对抗婴蛊强大怨力的白地咒。你人生中第一次正面对抗坤宾家族的禁术,那种感觉仿佛像是突然入了一个充满怨念和痛苦的地狱,婴儿的尖啸和嘶吼四面八方的传来!同时你人生中那些痛苦的回忆,失眠的夜晚,沮丧的清晨,像是走马灯般的在你脑中闪过,你知道这是坤宾制作的婴蛊试图激起你怨念的邪门歪道,可接下来的画面让你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让你失去理智……

“施咒时,施咒者需万分专注于法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年少时父亲在你耳边叮嘱过无数遍的规谏,在它们让你看到思昂残忍的炼制婴尸,进行血腥邪恶的法事的时候,心中的怒火像是火山下沸腾的熔浆一般将你的理智与冷静化为乌有。强大的邪法攻占心头的同时,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紧接着你面前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浮动的黑雾,慢慢地那团黑气形成了一副婴儿模样的样子向你扑来!你眼前一黑意识模糊,心中万分抗拒却毫无办法的任由那黑云遮住了此时泛着幽暗绿光的房间……

你猛然惊醒!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长达一生的噩梦一样!那股强大的怨气邪念让你狼狈不堪,你失败了,这里现在万分危险!刚才的场景让你心中明了,这里不止一个婴蛊!你必须杀了思昂后带丽莎和白筱离开这里!

你万分焦急的向楼下跑去……

(主持人此时开启小剧场)

你的任务:

1、隐藏你和思昂家宿敌的历史(全阶段任务)

2、隐藏你和白筱偷情的事

3、隐藏思昂制作婴蛊的事情(全阶段任务)

未经主持人允许,请勿翻开下一页

二章•破晓尘埃

白筱和坤沙搀扶着你回到自己的房间,担心法器被发现的你,在门口等他们走后藏好了法器,强忍着剧痛踉跄着走到镜子前,“今晚!一定要杀了他!”

你驻足,双手扶着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你不再畏惧,并且第一次你觉得自己27年的人生如此真实,想起自己之前竟然想和思昂拥抱言和?你从心底里厌恶自己那愚蠹的善良,但还好,终于清醒了!今晚就去杀了他!虽然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可相比之前已经好多了,你决定在疼痛不影响行动后就去杀了那个恶魔。

此时却听到了坤沙的咒骂声,奇怪这个平日里只知道向思昂索取钱财,还经常被你拒之门外,唯思昂马首是瞻的坤沙竟然会这般咒骂他的救命大哥?你并不打算出去插手这个事情,现在的自己不方便过多的在人前露面。还是等待时机吧,你陷进沙发里,争吵声似乎也停止了下来,你开始思考着自己的复仇计划。朦胧中不知自己思考了多久,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是11点半,这时一个熟悉的高跟鞋声慢慢的靠近你的房门,你知道是白筱来了,今天这个不寻常的夜晚,这个熟悉的高跟鞋声像是安眠曲一般让你感到舒适。

白筱面带着如往日一样的愁苦面色焦急的问候着你的情况,那温暖的关切又让你抑制不住情欲的冲动,可这冲动又让你的心脏像是被刀绞般疼痛难忍。你的反应吓懵了白筱,她站在原地愣神了很久,突然转身一脸惊恐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后,匆忙的说让你照顾好自己便转身出门去,你对白筱刚才的举动很是迷惑,难道是我让她感到为难了吗?可想想思昂那个残忍恶心的魔鬼你就更加愤怒,白筱凭什么要为那样的人难过?!今夜过后一切都将浮出水面,让白筱看清楚思昂的真面目!

抬头望向墙上和丽莎的合照,那对清澈的不像是人间值得拥有的瞳仁,让你不禁想到今天傍晚丽莎痛苦的样子,那双美丽的眼中尽是苦痛与泪水。今夜过后,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双温润的双眼了。你起身向丽莎的房间走去,慢慢的推开房门,可是丽莎见你进来就埋着头开始嘶吼着:“别过来!求你了别过来!”你跨过满地的床单衣服,她的房间永远没有干净整洁过,应该是今天傍晚的复发让这房间显得比平时更乱,空气中还有一股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怪味儿。

不顾丽莎的痛苦尖啸,你捧住她满是泪痕的脸,你心疼极了,丽莎认出是你之后一把抱住你,一直对你说“好烫!好疼!救救我!突然一道闪电仿佛从你的脑中闪过,难道丽莎的这一切都是思昂害的!婴蛊在喂养了一定时日的鲜血后,力量会越来越大,一旦具有灵识便会反噬制作者和制作者的血脉,这个该死的思昂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那灼热的怒火让你无法再冷静的思考什么万全之策,你想起自己口袋里常常备着思昂的名片,金材质,锋利且坚韧,没有别的选择了,杀了思昂就是最完美的结局!!!不能再等了!你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整,你推开门确认宅中没有人在房外后,你悄声地走向地下室。就在下楼的时候,你听到二楼的一间房门打开了,可是没一会又没有了声音,但是似乎听到两个女人的对话。

你走到大厅,壁炉燃烧的非常旺盛,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办公室内开着灯,门也半掩着,你细声细步地走进办公室,思昂正在端着水杯喝水,你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锋利的镀金名片,同时另一只手摘下衣架上思昂的灰色西服,思昂听到动静转身看向你拿着名片的手,思昂刚准备叫喊,你一个箭步上去左手用西服捂住思昂的嘴和脖子,右手用镀金名片精准快速的划开了思昂的喉咙!那带着体温的鲜血喷泉似的涌进那件灰色西服中,思昂喉咙开口处的最后一声悲鸣仿佛一位老者的哽咽。

你看着面前这具迟到了5年的尸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终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500年的宿仇终于在你手中随着过往的飓风消逝了。丽莎也没有习得这邪术反而被邪术害的不人不鬼,纵使日后你杀害思昂的事暴露被她知道,起码也不会害人害已。你匆忙的拭去这魔鬼留在房中的血渍后,用思昂脖子上的领带遮住那翻出的血肉,为他换上了衣柜中的另一件黑色西服,盖住那件满是猩红的白衬衣,把他挪到那奢华的老板椅,将思昂的头转向办公室门的方向,从门口的方向看来就像是思昂在小憩,这样佣人都不会第一时间发现尸体了。

冷静迅速的完成了清理工作后,你推了推眼镜重重呼出一口气,转身卸下了20年来背负的“巨石”走出地下室,此时的办公室除了那具还残存着体温的尸体,一切都像是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

经过大厅时,你看着燃烧的壁炉,随手将手中思昂的衣服扔了进去。回到房中,大仇得报的你沉浸在喜悦中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正欲收拾行囊离开的你突然意识到婴尸的怨念一旦成为邪恶灵体将不可逆且极为邪恶,纵使思昂已经丧命也无力回天,你取出藏好的犀角香,它可以使恶灵现身,现身后再逐一施法使其魂飞魄散,不再伤害无辜之人的性命!

此时的大厅,仿佛比这黑夜还要寂静,壁炉上的火焰已经完全熄灭了,细如白发的弯月也快消失,你拉上窗帘,轻手轻脚的将犀角香点燃,放置在了房中四周后回到房中。待这法香弥漫之后小鬼现身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了。

回到房间。你躺在床上歇了一会,算了算时间差不多了,就在你准备拿出家族法器时,却听到门口传来一个男人喊叫的声音!

你的任务:

1、隐藏自己杀害思昂的事实

2、试图找到所有怨灵

3、尽量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未经主持人允许,请勿翻开下一页

三章•破晓逃亡

众人聚集在一楼,除了发现思昂的尸体和那个密室外,你们还发现整栋别墅似乎被封锁在一个特殊的空间里。你们无法联系外界,从任何地方出去都会在同一个出口回到房间。房间没有电源,手机没有信号,你们困在了这个富丽堂皇的别墅里,空气里残余的奇怪味道让你们感到无比恐惧。

窗户外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你们发现白筱突然不见了,前20分钟她还和你们一起在房子里寻找线索,猜测杀死丈夫的凶手。于是你们一起前往二楼寻找她,打开她房 间的门,你们看到一个老人蹲在房间的角落里胡言乱语。丽莎看着那个老人的样子,吓的一把抱住了你的胳膊,眼睛里渐渐斟满泪珠,你安抚了一下丽莎,珉着嘴唇不可置信的看着老人,坤沙咒骂了一句,安妮尖叫了起来:“那分明就是白筱!”

老人慢慢将头抬了起来,悲伤的看着丽莎和你,转身从窗户上跳了出去。所有人都很平静,因为大家早已经尝试过无数次,房间的所有出口都无法正常出去。果然,她又从窗户里跳了回来,然后无奈的看着房间内所有的一切。

“我们已经被困在了这里,不管你发生了什么,先齐心协力从这个地方逃出去吧。”你很快冷静了下来,对白筱说道。然后上前将她扶了起来,丽莎也跟在你的后面小心翼翼的看了母亲一眼。

大家回到了一楼,每个人都心事重重,虽然思昂已经死了,可是你被困在了这里。天色灰蒙蒙的一片,已是破晓时分。

你的任务:

1、保护丽莎和白筱不被指认为凶手

2、试图导找帕拉丁与坤宾家族之间的秘密

3、带领大家逃离这里(帕拉丁•白地咒可以让你带大家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你需要先找到道具)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10本子,请先
下载价格:10 本子
VIP优惠:免费
0
分享到:
页面偶尔受网络波动影响打不开,多刷新几次或者过一段时间就可恢复访问.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