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人-藏山雪(精修版)

7人-藏山雪(精修版)插图
精修版已修复各种问题可直接打印

剧本预览

你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导游,也和旅行社那种穷酸行业半分钱瓜葛。你的真实身份是坤先生的私人秘书,也只有像他那种大老板才值得让你为其工作。

因为你是干坏事的天才。

今年是你在坤先生身边的第三个年头。一直以來你都做得十分完美,就算是最挑剔的人也绝说不出一点点不好。当然坤先生十分的信任你。要知道,你处理的不仅是明面上的那些简单的地产业务,还有更多见不得光的工作都是由你一手操办的。不过一直以来让你迷惑的是——随着你负责的事情越来越多,坤先生开始时不时安排一些莫名其妙的任务——比如这次,就是不知道坤先生那肥得流油的脑袋又是哪根筋堵了,偏要让你去组织一场完全不明所以的旅行。

不过,这正是现在你最需要的那个“机会”。

【旧事过往】

现在己经没有人知道——你身体里流的其实是藏民的脏血。

你本名叫做布赤其加,一个狗屁名字。出生在西藏米林县的一处无名山村里。那里的人都很穷、非常穷。一个个还都被太阳烤得满脸猴子屁股一般的烙印。他们活得就像奴隶,生命中只有吃饭种地, 就连争斗这种最原始的本能都掌握不了……

你就是在这个粪坑一样的地方长大的,那一村子的恶魔对你隐藏了大山之外的一切,对你隐藏了这个世界全部的美好。

直到那一天,当你遇到那个命中注定出现在你面前的男人,你才知道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大、这么美。原来还有数不淸的叫“城市” 的地方埋藏着无穷多的美好事物等着你去得到……

知道了这些,你怎么可能还继续沉沦在地狱里?

那男人离开当天,你就亲手用叉干草的长叉子扎死了那两个伪装成你父母的“魔鬼”。你把他们的尸体和那个刚满一岁的小鬼都扔进屋子,接着就点燃了墙边堆着的干草……

这是你的报复,是对他们欺骗你这么多年的报复!

之后你就离开了村子,带走的唯一东西就是村长家的那把藏刀——那是一把宝刀。你一直都很喜欢它,早就想据为己有了。

关于村子的记忆,是你最大的耻辱。

地狱的记忆,就该永远烂在地狱里。

那年你十一岁。

接下来,你打算去追寻那个人的脚步,那个把你从地狱里拯救出来的人。

同时,你的真正人生也将开始。

尽管你缺乏很多知识,但你的学习能力与那些只懂混吃等死的猪完全不同。而且你天生就知道如何伪装自己,以及如何战胜愚蠢的对手。凭着你的能力,不到几年时间就在一个神秘的地下组织“灰枭”里当上了一名小头目。尽管只能接触冰山一角,但你还是隐约觉得这个组织异常庞大,而且和许多谋财害命的买卖脱不开。

看上去你的好日子己开始步上正轨,但那段“封印的记忆”留在你脸上的恶心红色还会时不时让你在看到镜子的时候隐隐作痛。

你决定再次放弃一切眼前的东西,彻底斩断那段记忆留给你的烙印。

你做的不仅仅是整容,随着接触的事情越来越多,你发现女性比起男性在你需要的方面都更有优势。

带着组织让你负责保管的一大笔钱,你离开了组织。

一年后,你从男人变成了女人——成为丁珰。

改造十分完美,除了需要定期服用些雌性激素药物之外,没有任何值得抱怨的地方。

靠着你掌握的线索,你又找到了“灰枭”,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在找那个过去的“你”,但这种游戏让你觉得十分有趣、也十分刺激。

这一次凭借新面孔,你爬升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几倍。没过几年时间你就己经走到了这个组织真正的幕后老板“夜星”身边。第一眼见到“夜星”,你就认出来他正是那个当年在地狱里拯救你的人。

他在阳光下的化名叫“坤先生”,是一家大型地产公司的老总。而你就成了他的私人秘书和代言人,为他处理各种见不得光的生意。

一开始你很兴奋,努力地在他面前展现着自己的能力。

不过渐渐你开始失望。

你喜欢他的果断,不过除此之外他就一无是处,尤其在头脑方面更是愚不可及。

你开始在暗中计划一些事。

接下来的发展就和你预想的一样。只是稍微制造了一点点“偶然”,你就不费吹灰之力爬到了那头猪的床上。

完成第一步之后,接下来你想要做的就变得触手可及。

你要拿走他的财富和权力。

只不过你没想到“坤先生”拥有的财富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从掌握到布罝细节,足足用了三年时间,你才稍稍有了些许把握。

接下来,只要那头猪从这世界上消失,用不了几周时间,他所有的财富和权力都会通过安全渠道抵达你的手心。

你需要的就是一个“机会”。正好就在这时,那家伙亲自为你送来 了机会——他让你组织一场旅行,找五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带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去。最关键的是,“坤先生”他自己也会去,而且随行的人只有你。

你的心思完全放在了如何弄死坤先生身上,至于他吩咐的那些细节,那些并不重要。在他觉察到你没遵守要求之前,就会和这世界告别了。

想了想,正好几个月前你在网上钓了一只傻鸟,那家伙的网名似乎是叫“飞雷神”亦或是什么别的,反正当初你只是随便勾引了几下,他就表现得愿意为你生为你死的,非常可笑,当时你觉得这家伙应该是个很好用的傻子,就一直没有断了联系。

你把这事直接丢给他去办,当然丝毫没提那个诡异的“阴阴阴阴”。只是说有冤大头出钱赞助驴友旅行,让他随便找几个人。接下来,你就开始专心规划起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

你没想到那只傻鸟办事还挺有手段,他似乎是托某家旅行社挂名弄了个抽奖活动。奖品是川藏七日游,终点是座鸟不拉屎的大雪山——南迦巴瓦。那个地方你也听过,号称“十人九不见”,绝对算得上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简单扫了一眼他发过来的详细行程安排,你就感觉很是满意。

接着你把电话打给了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专业人士”,让他提前去行程安排上最后那个补给点等着。

那个“专业人士”叫张言,是几年前你在改头换面的时候偶然认识的。当时你觉得他很有本事,就留下了联系方式,后来你查过他。 他来自一个隐秘的家族,和你们组织完全无关。最关键他有一副好身手,对你来说这就够了。何况他在处理尸体方面也很有名堂——总之可以算是这计划最合适的人选。

听说他们家有本保存至今的神秘古籍,价值连城。还有一种无论神仙菩萨只要吃下一点都必死无疑的绝命奇毒。

张言曾经给你见识过一次那种毒药,是种淡黄的粉末。你亲眼看到只是一丁点就毒死了一头黑熊。

要是有机会弄到那两样东西,你也没打算客气。

你暗自觉得,这次一定能让“坤先生”人间蒸发。

毕竟这几年,好运始终都站在你身后。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让你有些烦躁。

——这么多年来,你的计划第一次出现纰漏。

问题从旅程一开始就出现了。定好的五个人,居然只来了三个,除去给你发消息说家里突发意外来不了的“飞雷神”之外,还少了一个混蛋。而且那混蛋连个招呼都没有跟你打。导致即使你当天从机场边上临时雇了一个肮脏的藏民向导充数,也仍旧没有完成任务。

没等再给你补救的时间,坤先生人就到了。除了那根一直拄着的破拐杖,他还拎了一个特别大的黑色旅行箱。

你刚想上去帮忙,就被他用眼神斥退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打算装作不认识你。

无所谓,随他玩得开心就好。

在他扫视了一圈之后,脸色明显变得有些复杂。路过你身边的时候低声警告了你一句——行程结束之前,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人补上。之后几天坤先生就再没和你说过话,倒是和车上另外那几个人经常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看到他那肥脸上装出来的虚假笑容,淸楚他到底是什么货色的你,心里暗自觉得恶心。

行程进藏以后,你隐约想起一些模糊的记忆——你很小的时候似乎也从别人那里听到过“南迦巴瓦”这个词,而且在那之后似乎依稀还有“湖水中的宝藏”什么的。

心里有些在意,你就找机会偷偷买了一套潜水设备。

张言的电话最近开始时不时就联系不上,他说己经埋伏在约定的地方附近,只是那位置信号不太好,所以你们就约定了具体的碰头时间和地点。

不过在你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快感——那感觉就像是计划某个重要环节出现了一丝没有发现的疏忽。

之后张言的电话就再也没打接通过了。

不过所有的行程计划和应急方案早就印在你的脑海里,你这边也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

你这么想着。

结果4月24日那天。在一段人烟稀少的公路上,你们遇到一个骑自行车的瘦弱男人。不知道坤先生又发什么神经,非要让开车的罗桑平措在路边停车,说要去和那男人说几句话就下了车。结果就在他拦住那男人偷偷聊了一会之后,那男人居然收起自行车,跟着坤先生上了你们的车。

你想起坤先生说过要再找一个人的事,觉得明面上还是和他闹翻的时机。所以作为目前团队名义上的负责人,你觉得应该表现一下。于是你靠上前,装模作样地和坤先生聊了几句,就宣布那个拎着折叠自行车的男人正式加入你们的旅行团。

你心里其实很讨厌这个叫张浩博的男人——他那辆自行车只要稍微一动,就会叮叮当当响个没完。那声音就像喇嘛念的咒语,越听越让你心烦意乱。

要是有机会,你一定要把那辆破车扔进河里!

【案件当天】

一路你在心里憋了满肚子不快,直到抵达“藏山雪”也没好转。凑热闹随便摇了个卦签,你就让老板帕巴领着众人分别去挑选房间。在所有人都决定之后,你自己选了二进院子左手边的第一间房,就在坤先生房间隔壁。

你也注意到,此刻这家旅馆,除你们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客人了。

把行李放进屋子收好,你看了一眼手表。时间是15:25。距离和旅馆老板帕巴约定的晚餐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

你打算先和张言取得联系,结果打开手机就发现这里一点信号都没有。看来情况确实就如张言所说——这个地方就是那该死的“圈外”。你决定去找帕巴问问情况,在宅院里找了一大圈,你才在厨房里找到他。他正在做饭,有些不耐烦地告诉你最近的顾客己经是上周的事情了。而且一共也只有一个人,名字己经想不起来了。

那个人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离开了。

你又打听那个人的外貌特征,但是帕巴说他并不记得。

你和张言约定的时间是今天晚上七点半,在湖边的树林碰面。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很久,于是你决定先回房间休息。

16:30,你按约定的晚餐时间到餐厅,桌子上己经摆满了菜肴。帕巴甲巴正和那个壮得像头母牛的裴雨祈在聊些什么。只不过看到你走近,他们就不再开口了。在你坐下不久,剩下的人也陆续进了门。

晚餐在你象征性说了几句庆祝的话之后便草草开始了。吃饭期间你一直注意着坤先生的表情,他盯着桌子上的菜微微皱了好几次眉。

——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吗?

坤先生似乎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离开了。

他开始自顾自地说话。说的像是传说故事,又像是单纯的胡说八道。

“你们大概己经知道旁边的湖,就是‘天目神湖’那木拉措了…… 那你们知道,那湖为什么被叫做‘南迦巴瓦的眼泪’吗?”

问完话也不等人回答,他就继续说起来,

“据传说是因为湖里寄宿着——南迦巴瓦的灵魂。而就在那个灵魂里,存放着南迦巴瓦最大的秘密。传说——如果有人能得到那灵魂, 就能实现一切愿望……”

“那要怎么才能得到啊?”你有点好奇,就打断了老头的话。

这时候你飞快扫了一眼众人的脸。他们大都和你一样,似乎并不太在意这个故事。不过裴雨祈的表情明显有些激动,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说。

接着老头咳嗽了一声,就像什么都发生一样继续说道:

“传说,南迦巴瓦的灵魂以人的罪孽为食,但与此同时,它又十分畏惧人的罪孽。因此想要捕获它,就要用一种很特殊的方法。在这座宅子的正北方,那里有两口相邻的井。

两口井的水源都来自那木拉措,就像是房子的两扇门。而你们, 只要把寄宿着自己罪孽的东西分别扔到两口井里,到时候南迦巴瓦的灵魂就会选择去罪孽更少的那边进食。而在它进食的时候,只要是身上有与它吃的那份罪孽相同味道的人——就能捕获到它。而且如果运气好,它还能帮忙你们洗清你们的罪孽……”

“胡说八道!什么罪孽!要是真的你自己怎么不去抓? ”那个一路安安静静的女孩突然一反常态,情绪激动地打断了帕巴的发言。

因为太过激动,似乎还碰掉了桌上的饭碗。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唉……老人家我并没有能够引出那家伙的‘罪孽’……话就说到这吧,信与不信,你们自己判断吧……”

说完帕巴就起身走出了餐厅。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你甚至都没怎么看淸。

“哼!”裴雨祈脸色冷青,急急忙忙跟了出去。

两人离开之后,剩下的人也没了继续吃的心思,不知不觉就散了。

看着距离七点半还有不少时间,你决定四处转转。结果在树林里转了一会儿之后,你感觉自己迷路了。

总算走出树林以后,你发现了一间小木屋。

本打算进屋坐一会,但是刚走到门口你就听见里面有人嘀嘀咕咕的声音。你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结果发现是房间里是坤先生的声音,不过此刻他在说着一种你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就像是某种咒语,你越听越觉得心慌。

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诡异,你把门稍微拉开一条小缝。就看到坤先生正整个人背对着你跪在地上,身子一边动、口中一边念念有词, 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这场景让你有点瘆得慌,你没敢出声,又看了一会儿就悄悄离开了。

就在你即将再次迷路的时候,遇到了帕巴甲巴。

他给你指了回“藏山雪”的路,然后他问你有没有碰见别人。你想了想告诉他你刚才在木屋见到坤先生的事。不过你没说你看

到的那个诡异场景,毕竟你也不确定自己当时是不是眼花了或者是认错了人。

至于别人,你说并没见到。

之后随便聊了几句你们就分开了,沿着帕巴说的方向没走不一会儿你就看到了旅馆。这时候时间己经快要到七点了。你就决定先去和张言碰头。

在湖边一处空地上,你边望着湖水边等张言,不知不觉就有些走神。

过了不久,你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捂住了你的嘴,接着就莫名其妙晕了过去。

一阵强烈的想咳嗽但是又咳不出的憋闷让你醒了过来。

你发现你正赤身裸体躺在湖边一处灌木丛里,衣服散乱在一旁。你感觉浑身酸肿,下体隐隐作痛。而脖子上还有一股钻心的剧痛,伴随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带来火辣的撕裂感。你伸手摸上去,发现你脖子上绕着一根钢丝。贴着皮肤的部分基本都嵌进了肉里。

你心里己经大致淸楚究竟遭遇了什么,也有些庆幸自己逃出了鬼门关。

你忍着撕裂感把钢丝从脖子上扯下来,这时借着月色你发现身前几米处有一个人影正站在湖边。

是那个藏族少年,他看上去正在穿衣服。

强暴你的人居然是你最憎恨的卑贱藏民。强烈的屈辱感在你脑中瞬间化为愤恨。

你伸手向一旁散在地上的衣服摸去,外套夹层里那把藏刀还在。你拔出刀直接向着那个卑鄙的藏民砍了过去。

但是没想到他反应出奇敏锐。本应砍断他脖子的一刀在他闪躲之下只在他后颈上划出一道不怎么深的伤口。

紧接着那家伙头也不回,就像只猴子一样飞快地窜了出去。

你全身酸痛,没跑多远就放弃了追赶。

回到湖边捡起衣服,你发现基本都己经被撕烂了,穿着也只能勉强遮体。

你决定先回“藏山雪”。

同时边走边让情绪先平静下来。

进了宅院,你直接去了那个藏民的房间——果然没有人在。

不过他的行李都还在,估计也没逃跑。就算逃跑,也跑不了多远。

你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你的冲动己经基本平复下来了。虽然还是准备杀了他,但犯不上为此落下什么把柄。

如果他还敢出现在你面前,你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那之前,还要探一探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比如湖里的宝藏……

等进了雪山,有的是方法不留痕迹地弄死—个人。

同时你也有些在意张言的情况,那时候打晕你的人会不会是张言?

这时候你听到隔壁坤先生的房间传出开门的声音,然后似乎有人走了出去。

20:50。他这时候是要去哪里?

乱七八糟的事情越来越多,事情脱离掌控的不安让你头疼欲裂。

 在考虑这些之前,你还是要先把身上的伤口处理好。

处理完伤口你换了一套衣服,用立领衫把脖子挡了起来。

期间隔壁又传来开门声。应该是出去的坤先生回来了。大概是21:40左右。

隔了没多久就传来敲门声,你出去看到裴雨祁一脸冷靑。他告诉你有人死了。

到了发现尸体的木屋,门正开着。一具无头尸体躺在地上。尸体胸口的位置似乎插着什么东西。

从衣服看,死的是旅店老板帕巴甲巴。

与此同时,你发现同行那几个家伙不知为何都一脸惊讶。紧接着一阵奇痒从手腕处传来。你低头一看,你的双手此刻己经变成了紫黑色,就像是染过一样。

“我们应该是中毒了!”那对情侣中的男性突然大声喊道。

情况似乎变得很糟糕了。

后来那几个男的把尸体搬回了旅店。你们集合在院子里准备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人物关系】

坤先生——你的老板,“灰枭”组织的BOSS。代号“夜星”。

罗桑平措——你雇来的藏族向导,想要奸杀你的人。

帕巴甲巴——“藏山雪”的老板。

张浩博——骑自行车的男人,你很讨厌他。

裴雨祁——健壮的女运动员。

陶莹——情侣中的女性。

穆青桦——情侣中的男性。

【个人任务】

1, 查明张言的下落。(1分)

2, 不要被人发现你曾经是男人。(1分)不要暴露组织的事情。(1分)

3, 得到古籍。(1分)

4, 得到湖里的宝贝。(2分)

5, 找到解药并解毒。(2分)

6, 杀害帕巴甲巴的凶手是谁?(2分)动机是什么?(2分)

7, 最终存活。(3分)

【私人证据】

1, 录音笔,你自己录了成为丁珰这几年为组织干的坏事,准备万一有什么意外的时候使用。并没有提更早以前的事。

【你房间内的物品(大概)】

1, 当初你带走的藏刀。

2, 雌性激素。

3, 灰枭的信物卡片。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30本子,请先
下载价格:30 本子
VIP优惠:包年VIP免费
0
分享到:
页面偶尔受网络波动影响打不开,多刷新几次或者过一段时间就可恢复访问.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