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在人间

8人-在人间插图

剧本预览

你的故事

你叫……哈,年纪大了不记事了,总之你记得你在杨家村住了太长时间了。村里人都叫你明爷爷,村里有个姓顾的小老太太总管你叫老憨,我憨吗?人家明明聪明着呢,算了算了不想跟那小老太太计较  …..老憨也行吧。

在你的记忆中,你的父亲是个教书先生,总是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你头疼欲裂,父亲总爱说些治国大道理,总是说些什么修身齐?你自小就觉得父亲太啰嗦了。

但是父亲所有说的道理中你笃信一句:男子汉大丈夫当照顾好天下。你记忆中,还有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在一个咿咿呀呀嘈杂的地方画着圈圈,后来战争来了,她不见了。

你的天下没了。

你很累,头很痛。

你记得你被抓到了一个脏兮兮的地方,你满身伤痕在马鞭下修工事。幸好,你在战俘营遇到了一个叫你“狗蛋哥”的人,你依稀记得他姓赵…很久以后…你终于重获自由。

你拖着一身伤回到久违的家,可家里却空空如也,人和东西都丢了。你跟随那个叫你狗蛋哥的人加入了解放军。你比谁都明白,在硝烟四起的年代,国家未定,你保护不了你的天下,你只会失去更多。

你跟着部队走过了许多地方,在部队里,与你关系最为亲近的就是你的兄弟杨昌明和孙合兴,杨昌明是班长,年纪虚长你几岁,他对你格外照顾。他手把手地教你放枪,教你念毛主席语录:鸡蛋因适当的温度而变化为鸡,但温度不能使石头变为鸡……

他在部队里就像父亲一样的存在,永远挡在所有战士的前面,为大家遮风挡雨。

你的另一个战友孙合兴,入伍前也读过几年书,初来乍到,你不免遭到一些嘲笑,是他常常开导你。

你常和他聊天,你与他说起你的牵挂,他说他很羡慕你。

1943年五月,日军大批联队向白文镇方向集结,你驻守的地方成了晋西北的最后一道防线。你和你的战友们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死守。

你们与数不清的日军大战了三天三夜,枪炮声彻夜不息,你们队伍里的活人越来越少。一个高大的日本兵扑向了你,你没有慌。你身子往前一倾,刺刀扎进了那个日本兵的心脏。你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发现孙合兴被另一个受伤的日本兵围攻,你立刻端起刺刀冲过去帮忙,却不想那日本兵却掏出一颗手雷,电光火石间你和孙合兴来不及跑,孙合兴一把将你推开,只 听“轰”的一声,孙合兴倒在了血泊里,你也失去了意识。

你再次醒来是在野战医院,你的班长杨昌明坐在你病床旁的椅子上,枕着你的病床睡着了。你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孙合兴却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他全身多处被烧伤,弹片直接刺穿他的左眼,致使他左眼永久性失明。

你和杨昌明一起走到孙合兴的病房,战场上与你过命的兄弟现在正躺在床上,全身缠满绷带。看着昏迷的孙合兴,你难受得不行。

天下怎么能是这样的呢,是你没保护好你的人间。

你在医院陪了他好几天,孙合兴终于慢慢醒来,他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你附耳过去。

“这次,你找到你的牵挂了吗?”

“找。。。找到了……”

你只曾是与他聊天说起,他竟放在了心上。

看着眼前重伤的孙合兴,你没有时间伤心,离别。你恨极了这个疮痍的年代,战争将你珍视的一件一件夺走。国家不太平,你会失去的更多。

你捡起一条孙合兴换下的绷带收好,回到了前线,兄弟们用鲜血和生命最终换来了日军秋季扫荡计划的流产。也是在那时,你听说孙合兴最终活了下来褪去军装回到了老家,可真是个好消息。

南征北战许多年,1949年,国家终于迎来了曙光,你肩上背负的使命和职责终于可以放一放。可你却高兴不起来,你的心里空落落的,你还是没能找回你的天下。

什么东西丢了?对了!你想起来了,桃花!你丢了那朵桃花!你四处寻找只为找到那朵你熟悉的桃花。

你走了很远的路,有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有的地方偶有几个你眼熟的人却叫不出名字,有的地方你连眼熟的人都没有。你走过无数片桃林,却没能找到那朵桃花。

从军多年,你不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你还背负着无数兄弟的鲜血和生命。朝鲜、越南……你奔赴一个又一个危险的地方,你身边的兄弟越来越少,他们有的牺牲在了战场上,有的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你有一个儿子,你记得他的名字——君昊,你不记得他的样子了,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五十年代,你去朝鲜前将他托付给了老孙,若你没能活着回来,你知道他会待他很好。

你将君昊交给老孙后,边境没有发生热战。

你听广播里说不少地方掀起了新革命的风潮,在城里和村里,只要有人举报反动派和走资派就是立了大功。不少人因为举报了老革命战士而走上高位。

你甚至听说你旧时的班长杨昌明被人举报也成了反革命份子,你得知后大惊,杨昌明怎么可能会反革命?茶余饭后之时你为杨昌明的事多嘴了几句……却不想那成了你这辈子的噩梦。

“交代你的问题!”

“制造反革命言论!”

“意图篡党篡军!”

游街、批斗. …..

你最终带着手铐脚镣走进了一个连窗子都没有的地方。你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你做不到,你心里还有最后一丝执念,你还没能找到她。终于,头发尽白,精神憔悴的你终于提前结束了那些数不清的昏暗的日子。

你回家收拾了东西,去到了你儿子在的地方,当初舍命救你的老孙告诉你,你的儿子早已成人当兵去了,当你问到你们的老班长杨昌明,老孙长叹一口气告诉你,连他的儿子至今都生死未卜。你不禁感慨世事无常。

原来你的儿子早已不是那个挎着书包最早去学校的孩童,你的老班长也葬在了薛山之上。

杨家村的桃花正旺,你心下满是释然,你决定就在这个桃花盛开的地方守着老孙早已成了家,就连儿子都已结婚生子,你无比羡慕老孙的生活,真幸福啊。你在离老孙家不远不近的地方买了个房子,偶尔去老孙家串个门,等着他回来,等着她回来。

你在杨家村住的第二年,老孙家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老孙忙得焦头烂额,老孙媳妇儿每日以泪洗面,村长家儿子鬼鬼祟祟地在老孙家 附近转悠,你去串门都感觉气氛不太对。老孙的儿子顾一和他媳妇儿的关系也怪怪的,莫名其妙?

你记得有一天你看到一朵桃花掉水里去了,好重好重,你花了很大很大的力气才救上来,急急地抱去了医院。

后来你很久没再见过老孙家的儿子、儿媳和小孙女了。因为改革开放,老孙家儿子似乎失业了,你托了许多关系让他儿子在城里上了 个专科,这小子也算是懂事,毕业之后便在村里的学校当了个老师。

那学校的校长似乎是村长的儿子,有一年的建军节还让你去学校里上课来着…当时你和老孙也去了,孩子们给你和老孙戴上了红领 巾,那学校的老师经常体罚学生,你上课时偶尔能听见孩子的哭声。

孩子们似乎都非常地喜欢你,虽然你回来的时候学校门口被一群家长堵住了,说学校不负责任啥的,好像老孙家的儿子也在其中。

你最后一次见到老孙是在一个雪白的房子里,老孙留下了你一个人,他对你说:他要走了,他妻子这辈子非常不容易,让你照顾好他的妻子,鼻腔里满满地消毒水的味道,熏得你红了眼睛。

你本以为他在跟你开玩笑,谁知你后来真的没再见过老孙……呸,当初与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居然是个抛妻弃子的陈世美。

你记得当时老孙离家出走这个事还惊动了你的儿子君昊,当时好多人都来了,他们穿得黑漆漆一片,吵吵闹闹的。

你儿子赶回来便去安慰了老孙他媳妇。你记得他还带回个漂亮的女娃娃,他还悄悄告诉你他要和那女娃结婚。

你高兴这小子争气,将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交给了他,不久他就和那女娃便搬出去住了,你担心两个孩子,不时也去看看他们。也就是 那一年,君昊莫名其妙不见了,但是那个漂亮的女娃娃回来了,她坐在你家门前,一天两天 三天四天……

后来的事你不太记得了。

老孙走了,你答应过他要帮他照顾好他媳妇。哎对了,老孙离开后那小老太太似乎就老年痴呆了,看着也挺可怜的,每日就坐在她家 门前的石头边上边哭边吃苹果。老这么想不开可不行,人是铁饭是钢,只吃水果也不是事儿啊。

你寻思着叫上她去到处走走,你还给她做了个桃花发卡,打算送给她,给她分散分散注意力,带她去河边给她钓鱼吃!鱼嘛!对老年人 好,锻炼锻炼也能心情好。

这些年来,村里搬来了好些小年轻,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穿的衣服也奇奇怪怪,晚上天天吵吵闹闹的。说来也奇怪,城里都没有见过的车却时常停在你家附近轰轰作响,剩余不多的村民家里处处大晚上还亮着红灯……大晚上的吵的你整日精神衰弱。

你时常见到村东头那个傻子四处捡垃圾,四处游荡,你时常给他送些吃的,看他傻呵呵的样子,你莫名地觉得有些亲切。

后来的一段时间,那小老太太突然告诉你她要去她儿子家住了,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内心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她走了,你只能一个人在所剩无几的田里一个人找蝴蝶,一个人去看桃花,一个人遛弯……

你不得不承认,顾老太太不在的时候你的生活都很糟糕。

你回忆起,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门口那块大石头,她每天都在石头面前放水果,还点火烧破烂玩,你得帮她完成,所以你每天都会带上新鲜的水果,放在石头前的盘子里,弄偶尔也会带些街上捡的废纸去那里点了,那烟熏得你睁不开眼睛。

在她离开的时间里,你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少了什么也说不上来,你只觉得自己门前那颗桃花十分干瘪。幸好,没过多久她又回来了。你忽然明白了你停留的意义,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你终于在尘世间找到了你拼图的最后一块。

她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为什么她不开心呢?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你想陪着她,时时刻刻都陪着她,可是你现在唯一能见她的机会就是吃饭了。

对了!吃饭,你可以假装自己没吃饭,随时都去找她蹭饭,就可以随时陪在她身边了。

近期,校长亲自来通知你说村里要开拆迁听证会,据说这次香港来的开发商亲自来考察了呢。 .

其实你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想离开这个村子,你的儿子君昊也好几年没回来了,如果你搬走了他回来找不到你怎么办呢?

还有那个让你不省心的小老太太,如果你把房子拆了,她可怎么办呢??听说一个…是谁你也忘了。你只希望能守着你的桃花,儿子的消息,和你的家,过完你不会太长的余生。

日子过着过着,过得你都不记得过去了多久……村里第一声鸡鸣将你叫醒,洗漱之后你活动着手腕准备在村里遛弯。一日之计在于晨,生命在于运动呐。

你在锻炼的路上遇到了村季会的主任杨朗,这小子你记得,两年前隔壁县地震的时候他救了六个人出来,当了“抗震英雄”,又成了村委会主任,风头正旺呢。他看见你倒是笑得灿烂:“叔,锻炼呢?明天的拆迁会别忘了!八点!” 你应答着好。

自从两年前地震后,就有人来村里勘察过,说村里八成是危房,得拆。然后就立马整了个香港开发商团队来,准备把村里开发成商业区,前几天你的确是见过杨朗带着一群人在村里乱逛,其中有一个脸上有疤的人你印象非常深刻,听说是在做考察,可看上去怎么那么像地痞流氓呢?

哎!对了,那小老太太的儿子和儿媳妇听说今天要回来吃饭,那小老太太可高兴了,你也得为小老太太做点什么。你提前结束了锻炼,

带上鱼竿来到河边,在河边钓鱼。今天运气可真好,不一会,就有一条大鱼上钩,你开心地收起草帽和钓具来到了老太太家门口。

你轻轻叩门,并没有人应你。你抬头看了看天,这个点大约去买菜了吧,你在家门口乖乖蹲着,等她回来。

你在门口蹲了好久,终于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你的视野里,你笑逐颜开,放下鱼竿走过去接下了她的菜篮,菜篮分量不轻,你见她额头有汗。你问她“回来了?累不累”,你炫耀般的给小老太太送上了你刚掉起的大鱼,你看着有细纹的脸上浮现了久违的红晕,开心得不行。

你与老太太一同进到了她家,你将她菜篮里的菜纷纷拿出来挑选,清洗。临近中午,你们做出了一大桌子菜。

看着热腾腾的菜肴,她招呼你先吃,你吃的正香的时候她的孩子们回来了。啊呀,她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她儿媳说晕车就溜上楼了,她儿子倒是陪你小酌了几杯,非常惬意。你看得出孩于们回来老太太高兴的不行,你不想打扰他们家人团聚的时间,便告诉老太太晚上不来蹭饭了,就回到了自己家。

回到了你自己的家中,你独自收拾了厨房,随便捣鼓了点面条便上床躺着了,毕竟明天还得商量拆迁呢。

对了!拆迁!村里似乎很快就要被拆掉了,可是你也不是很清楚老太太要不要拆,如今村里与你同龄的人越来越少了,如果你搬走了,那老太太一定会孤独的。可如果你不搬,老太太一个人搬走了你也会难过的  哎,果然是世事无两全。如今你留在杨家村的理由似乎就是那个姓顾的老太太,如果她同意拆你就拆,她不同意那你就和她站一边,你要保护她。

会议当天:

7:00你被饿醒,捣鼓了昨天晚上剩下的面条吃。

7:20你去村委会旁的打谷场散了个步

7:30你来到村委会,你独自在村委会门口打了会儿拳

7:50你进入村委会就坐,村委会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你与相熟的人闲聊着拆迁有关的事宜。

7:55老太太和他儿子儿媳来了,你和他们招手打了个招呼。

8:00 —个穿黑西装的男人走进了会议室,独自坐在一旁把玩着一块怀表,你仔细看了一眼!那块怀表分明是你的!你记得你把怀表送给了你最重要的人。

8:05杨朗带着一个全身脏兮兮的人进入了会议室,你仔细一看,这不是村里的傻子吗?

你的任务:

  1. 1.  弄清楚开发商手里那块怀表的来历
  2. 2.  搞清楚你儿子君昊去哪了
  3. 3.  你很喜欢小老太太,多和她聊天,保护她。

(未经组织者允许,请勿翻开下一页)

今天的事

拆迁听证会开了一早上,并没有解决搬迁和拆迁的问题。

你想起来两年前静水县的那场大地震,死了很多人。你依稀记得当时正在田里干活你, 忽然间你就站不稳了,扶着锄头才勉强站稳。 地震的时候,听说杨朗就在震中心,他本来都在安全的地方了,又返回了房子塌陷的地方,救出了6个人,静水县地震平息后,静水县的县长亲自送来了锦旗,据说杨朗还上了报纸呢。

当时的村长老杨头在锦旗送来后不久还在村里搞了个捐款,你也捐了五块钱。捐款筹了一周,听说有七八万呢,还邀请了静水县的县长陈雄达参加善款的交接仪式,然而交接仪式刚过,老杨头就被公安局带走调查,听说村民的所有捐款全部变成了假钞?后来又听说老杨头趁警察不注意,从楼顶跳下来摔死了。会议结束了,你收回了思绪。

今天的事:

11:00杨朗请顾一去办公室搬东西,顾老太太和你一同前去帮忙。

11:30你们一行人在杨朗的带领下来到办公室,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杨朗说他都已经收拾好了,让你们帮他把箱子搬到车上。你见杨朗和顾一搬起箱子后,你也搬起了一个箱子就往外走。

12:15眼看的箱子就快搬完了,你抱起一个箱子,感觉有些沉,便加快步伐往外走去。随着刺啦一声,你手里的箱子破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杂物散落一地。杨蔓宁和顾——起过来帮你收拾,顾老太太去找东西来修补箱子,杨朗听到动静,放下手中的箱子就往东西散落的 方向走去。你注意到杨曼宁收着收着愣了好一会儿,你继续收拾散落的杂物。

12:20顾老太太找到一卷透明胶,你们用胶带将箱子裹好,杨朗只是表情严肃和你们一起收拾起散落的杂物。

12:30你们把散落出来的杂物收回箱子,把箱子用胶带裹好。大家站起身来,长舒了一口气,杨朗的表情也缓解了几分。这时杨蔓宁说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先吃饭,剩下的箱子也不多,之后再搬。顾一附和着说是啊,剩下的等下午散会我来帮你搬。杨朗向大家道谢后就离开了,你们余下四人一同去顾老太太家里吃午饭。

12:50你们来到顾老太太家,你在路边发现一个蛐蛐,便捉了回来,玩的不亦乐乎。你听到杨蔓宁说要出门散步,你并不再意,正在教着蛐蛐稍息立正,等教好了再叫顾老太太来看。

13:00顾老太太和顾一弄了一桌子菜,你忙了一上午早就饿了,可现在杨曼宁还没回来。你也不知道要等多久,这时顾一说他去找杨曼宁,让你和顾老太太先吃,就出门了。你看了看顾老太太,她拿起一个碗给你盛饭,你们一起吃着午饭。

13:20你和顾老太太吃过午饭后,你便把训了一早的蛐蛐拿到顾老太太的面前,你开始对着蛐蛐发号施令。你捣鼓了好一阵,蛐蛐就是不听话。你大喝道,不服管教晚上负重跑十公里。蛐蛐又跳了起来,顾老太太也笑了。你看着她笑,自己也嗤嗤的笑了。

13:45顾一带着杨蔓宁回到顾老太太家中,一大桌子菜都凉的七七八八,顾一和杨蔓宁一起开始吃饭。

14:00所有人一起再次去到村委会参加下午的听证会。

16:00听证会结束,你也没听进去点啥,反正顾老太太搬就搬呗。你记得好像顾老太太家里菜不太够了, 去河边钓条鱼做晚饭应该也不错,于是你径直回家收拾钓具。

16:30你来到河边,准备钓鱼。发现村里的傻子在河边哭。你便去安慰了一下,说等下送条鱼给他,让他别哭了,鱼都吓跑了。那个孩子看向了你,眼神坚毅,咬着嘴唇,不知道为什么, 你忽然觉得他有点眼熟。你楞了一下,等你回过神来,那个孩子已经走远。你不再乱想,打好饵,开始钓鱼。

17:30你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差点掉河里,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你睡着了,鱼竿在一边的地上静静的躺着。你检查了一下,鱼篓里已经有一条鱼了,还挺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钓起来的,原来不知不觉你都可以睡着钓鱼了,这可得和顾老太太好好说说。可之前还答应了那个孩子呢,这还差一条,你再次打起精神,继续钓鱼。

18:05你终于又钓起来一条鱼,收拾了一下渔具开开心心的带着两条鱼离开了河边。你先去了傻子家,你敲了敲门,好像没人在家,你就把鱼挂在门口,然后朝自己家走去。

18:15你将鱼篓和鱼竿放到了家门口,趁着鱼新鲜便想着赶紧送到顾老太太家去

18:30你来到顾老太太家,刚踏进去就看里面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怎么落脚,顾一正在里面忙着收拾。顾老太太刚从外面走回来,过来和你打招呼,你把鱼递给她,还没来得及说点啥,她就说家里遭贼了,让你先回去。你想了想,还是先帮顾老太太收拾收拾,就留了下来。

18:50你们大概收拾好了屋子,做了一些清点,你看着顾老太太弯腰在地上捡着几颗掉落在地上的硬币,还好,没丢太多东西,希望她不要难过。

19:00顾老太太的儿媳妇全身湿漉漉的被村里的那个傻子搀回了家里,那傻子还提着满满一篮子菜,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听说杨朗死在了家里,你们再一次被召集到村委会。

你的任务:

1.找出杀害杨朗的凶手

2. 找出是谁偷的顾老太太家

3. 如果可以,打听打听你的儿子君昊去哪

恭喜,此资源为免费资源,请先
下载价格:免费
0
分享到:
页面偶尔受网络波动影响打不开,多刷新几次或者过一段时间就可恢复访问.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