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人-古镜奇谈1

6人-古镜奇谈1插图

剧本预览

【前尘】

雪,席天漫地,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苍茫的雪幕下。天似乎快要黑了,残阳在雪幕上投

射出最后一抹光,使整个雪原都染成了一片刺日的血红色。

你踉踉跄跄的行走在雪原中,深一脚,浅一脚,身子缩成小小的一团,仍能看出还在瑟

瑟的发抖。

天地辽阔,雪幕苍茫,更衬得你的身影那般茕茕孑立,那般单薄渺小。

一直是这样孤独吗?

孑然一身,无所依傍。

是呀,一直是……从很久很久以前,从有记忆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是这样了。

你叫溯月,是江南一带赫赫有名的神算子,多少王孙贵族不远千里,就为了得你一卦。

你每次一想起来就觉得好笑,从前你自称天机神算,却往往无人问津,即使偶尔有个把人关

注,也总说你算的不准。后来你索性摆了个卦摊儿叫做“十卦五不准”,谁成想,却门庭若

市起来。

人们纷纷传说,你一定是一个不世出的高人,否则哪敢这般自谦。你自嘲的笑笑,高人

说不上,不世出却是千真万确。

你的真名并不叫溯月,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的全部记忆,都始于二十年前,那个仲秋的夜晚。

那天的月色很美,隔着二十年时光氤氲的雾气,美得有些不真实。天上明明高挂一轮圆

月,水中却有两轮月影。这是你人生最初的记忆。你面前有很多穿着奇奇怪怪衣服,带着惨

白色面具的人,他们嘴里念着奇怪的祷文,正在举办着某个不知名的仪式。你仿佛在一座桥

上,看着有女人穿着大红的嫁衣站在船头,驶到江心那轮月影处,忽然直直坠入江中,那一

刻,所有人齐声祝祷,你只觉得说不出的受用,好像有一股股暖流汹涌汇入你的身体。而后,

与刚才的感觉不同,忽然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洒在你的身.上,仿佛有人低声唤道:“阿釿……”

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就直直地从桥上跌落。

在坠入江水中的那一刻,你勉力向上望去,正对上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那一双阴郁的眼

睛。他转过身朝着祭司们大喊:“成功了!”

等你再一次有了意识,你已不在水中,而是置身于闹市中的一家商肆中。有商人在大声

叫卖着据说是来自东周的宝剑,围观的人群把商肆挤得水泄不通,却对你的询问视而不见。

你这时才意识到,你和他们并不一样。他们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说话。

你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也感受不到任何情绪。那段时间,你的意识昏昏沉沉,时断

时续,就这样一路流浪,从雪原到大漠,从大漠到江南,你慢慢发现你的身体不仅没有变强,

反而越来越脆弱。你没有味觉,不需要进食,你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支撑你活下去。

直到机缘巧合,你在南海碰到了一艘出事的货船。你能感知到那一船中有一般强大的能

量,而那能量正是你所需要的。于是你机关算尽,终于找到了那东西。

那东西,竟然是一枚铜钱。

那铜钱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上面刻的文字却是怪异莫名,不同于当世的任何文字。

奇怪的是,看到那枚铜钱的第一眼,你就认出了那上面刻的奇怪文字,脱口念道:“釿”(音

同“金”)。你用手触摸那枚铜钱,一瞬间感到一股能量慢慢的涌入心田。后来你发现,那铜钱

能量会随着时间慢慢的变淡,而当铜钱的能量变淡之后,你自己也会一天比一天虚弱。你不

知道这样下去会不会哪天突然就消失了,你不知道世间还有没有这样的铜钱,但你决定凭着

自己对这种铜钱的感知能力,继续去寻找。

这一寻找就几乎寻找了十七年。你的容貌始终跟当初毫无二致,但你的心里,常常觉得

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空。你仿佛是忘记了什么弥足重要的东西。在梦里,隔着重重的迷雾,有

1

一个模糊的身影为你戴上了一个吊坠。你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一刻你心里的巨大喜悦,你甚至

能看到他衣袖上的海东青花纹,但每到这一刻,当你试图抬头看清那个人的面容时,那个梦

就会瞬间惊醒。

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那个名字明明那样熟悉,熟悉到就像一直流淌在自己的血脉里,仿佛下一刻就要脱口而

出。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十七年间,你一共找到了四枚铜钱。而你也慢慢的在各种传说典箱中发现了这些铜钱的

秘密——这些铜钱叫做圜(音同“环”)钱,是世间第一批圆形钱币,是世间所有铜钱的始祖。

而上而的铭文“釿”,就是上古东周国君周灵王时期所通用的货币单位。但奇怪的是,并不

是所有的灵王圜钱都具有那股奇怪的力量,这就让寻找他们变得更为艰难——灵王圜钱在世

间本来就不多见,而有没有那种力量更要亲自摸过才能确定,这就让你的寻找充满了艰难和

未知。

而更让你感到恐慌的是,随着铜钱能量的消耗,到这时,你手中还拥有力量的铜钱只剩

下一枚了。

嘉定十七年,你追寻着灵王圜钱的线索,来到了太湖之滨的江漓寨。江漓寨是雄踞江南

的匪帮,七十二路水匪的盗首,以太湖东南侧的一方孤岛为据点,旗下共有二百余条船只,

四千余名帮众。在那里,你遇到了江漓寨的二当家,目前实际上的掌权人——陈十七。他今

年不过二十多岁,面容冷俊,眉宇间英挺锋利得像一把利刃。而他的脖颈上,就佩戴着一枚

有着特殊力量的灵王圜钱。

你绞尽脑汁,却总是无法接近他,后来通过一个特殊的机遇,才知道他似乎和颍州知州

的侄女燕晚儿有些关联。你不知道一个水匪和知州府的千金是怎么扯在一起的,但你知道,

你的机会来了。早年间,你因容貌不会改变,给自己惹了很多麻烦。为此,你用了好几年苦

心钻研易容和口技。你若想扮演另一个人,除非至亲之人,否则一时半会儿还真不会看出破

绽,

你利用灵王圜钱看到了别人记忆中的燕晚儿,易容后出现在了陈十七面前。你说你和叔

父闹了别扭,偷溜出来,却没有地方可去。你看到他欣喜却极力克制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赌

对了。而更令你暗自欣喜的是,他和燕晚儿只相处过短短十余日,两人其实并不熟识,因而

他全然没有发现你冒充之事。

你是陈十七的客人,因而在江漓寨享受了最好的礼遇。吃穿用度,都是你这些年不敢想

象的奢华。一个月间,一有闲暇,他就会陪在你的身边。他全然不像人前高高在上的桀骜模

样,而是又风趣又体贴,带着你游遍了太湖的每一个角落,看遍了寨中的每一个珍宝。你和

他谈天说地,谈这些年的见闻,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而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同你一样也好饮

酒,用鼻子一闻就能精确的说出酒的种类,于是你顾不上被揭穿的风险,常常同他一起谈天

说地,纵酒长歌。这一个月的寨中生活,是你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快乐时光。

一天,他带着你爬上高高的船桅,两个人并肩而坐。从南郡劫来的三白酒入口香甜,细

品还有一种桂花的香味。在夕阳的余晖下,整个江漓寨显得前所未有的平和。正在你出神时,

他忽然摘下一直随身携带的铜钱,问你知不知道它的来历。你心内狂跳,但还是假装冷静地

告诉他,这枚铜钱叫做灵王圜钱,产于东周初年,是世间最早的圆形铜钱。你说你一直在收

集这种钱币,问他愿不愿意把这枚钱币卖给你。

他看着你笑了笑,说这枚铜钱是他家人留给他的唯一信物,不能卖。

你预料之中的点头,知道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得手。

他却忽然间伸出手,摘下吊坠,把它戴在了你的脖子上。

“因为是最珍贵的东西,所以不能卖,只能送。”

2

那一刻,你的心里,某一个地方忽然变得柔软起来。记忆中那个模糊的身影忽然和眼前

的人重合在了一起,让你觉得一切都似乎是上天注定的。你忽然觉得如果能一辈子跟他一起

这样看夕阳,该多么美好。这种念头在你脑海中升起的那一刻,你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自己

是冒充成燕晚儿才能和他并肩坐在这里,他即使对你有千般好,他眼中看到的也并不是你。

那一夜,你又梦到了那个模糊的身影,梦到他亲手为你带上项链。你惊醒时,发现自己

已经泪流满面。回想和陈十七相处的点点滴滴,是酒逢知己,也是棋逢对手。他不仅给了你

漫漫长路中从未体会过的温暖,他给你带上铜钱吊坠的那一瞬间,还给了你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辗转一夜未眠,最终决定,即使会面临最坏的结果,你也要鼓起勇气给自己一次机会。你

决定等到天亮,找机会试探陈十七,问他爱的究竞是燕晚儿的皮囊,还是这幅面容下的真正

的你。无论他的答案是什么,你都决定告诉他真相。

第二天,你在寨子中等他回来,忽然听得屋外传来一阵嘶喊声,你跑出屋外,看到整个

江漓寨火光四起,烈焰滔天。无数官兵围在岸边,地上是数不清的寨中兄弟的尸首。

整个江漓寨都付之一炬了。那些累世积蓄的珍宝,待你亲切的帮众,全都不复存在了。

你想起陈十七的船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顾满地的尸首和滚滚的烈焰,不顾一切的跑向

码头。你看到他站在船头,他的船正朝岸边驶来。你大声朝他叫到:快跑!还没等他回答,

忽然一声巨响,在满天的火光中,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乘坐的船在你面前分崩离析。

你无力地瘫倒在地,任凭身后烈焰滔天。

你的人生原本像是无根的浮萍,在这漫长又孤独的岁月中,终于得到了那么一点点温暖。

谁知道,这好不容易燃起的一点点希望,会以这样的方式,这样残忍的破碎在你眼前。你甚

至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你的感受,没有告诉他面具下是怎样的一个你。

他永远不能知道真相,而你也永远都不能知道他的答案了。

那之后,又是日复一日的流浪。流年轻逝,白云苍狗,你身在人世,却永远只是一个置

身事外的过客。那些别人轻易就能拥有的亲情,爱情,你却永远都无法拥有。你想不明白继

续寻找下去的意义,索性顺其自然。

说来可笑,在你放弃寻找,力最即将衰竭之时,竟然让你发现了灵王圜钱的另一个秘密。

灵王圜钱的能量,竟然是可以补充的。

当年,在南海那艘沉船中,除了灵王圜钱,你还找到一本叫做《先天易数》的古书。那

本书著于唐开元十年,著书人叫做叶法善。你隐隐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却想不起来在

哪听过。书里面记载了人世间一种源自周易,称为六爻的算命之法,利用铜钱摇出的六爻卦

象来断定吉凶。铜能通天,当人们手持铜钱,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祝祷时,那股信仰之力就

会通过双手传到铜钱里。于是你化身成一个走街串巷的女相师,靠着这股信仰之力,勉勉强

强的维持着自己的生存。

宝庆二年春,你起了一卦,随着卦象所指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这个叫做颍州的地方。

江南三月,莺歌燕舞,草长莺飞,你的记忆也慢慢开始复苏。你惊奇的发现,这座城竟然就

是二十年前你第一次有了记忆的地方。

命运流转,一切又回到了开始的地方。而一场弥漫着血色的祭月大典,即将再一次上演。

你凭着那般强烈的感知力,感觉到在这座城里,有着不止一枚灵王圜钱。而其中信仰之

力最强的那一枚,就在本城的大祭司,同时也是颍州知州燕秋来手中,棘手的是,那枚灵王

圜钱被潜藏把守得极是严密,只有每十年一次的祭月大典中才会由大祭司手持铜钱进行仪式

祝祷。

你在颍州暂时安顿了下来,通过算命维持日常所需的灵力。你本不是非要拿到这枚灵王

3

圜钱不可,但你的记忆开始于二十年前的那次祭月大典上,你一直以来,都想知道自己究竟

是什么,因何而来。而你隐隐觉得,这枚铜钱就是开启你记忆的关键。

燕秋来为人极为孤僻内敛,你百般尝试都难以接近,只得夜夜在外窥伺。你见他日日都

是郁郁寡欢。直到祭月大典的三日前,你又一次在房外窥视,却意外见到了一个让你不寒而

栗的画面。窗户大敞着,大祭司的身躯伏于案前,而首级,竞然不翼而飞。你潜进屋内,看

到大祭司伏尸的书案上,留有一个用甲骨文书成的血字。那字你并不认识,但是看起来像是

一个沈字。

然而你只惊讶了半晌,就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那之前,你已观察了大袋司两三月,对他的样貌举止有了些大概的了解,而祭月之时又

是需要带着兜帽和面具的。于是你决定孤注一掷,在祭月时冒充他的样子。这样,你就有机

会在祭月大典上接触那枚祭祀用的铜钱。而这样做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大典当日不

能成功,那你在重重守卫之下,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宝庆二年,八月十五,十年一遇的祭月大典。本来一切丝毫无异,却没想在神女巡江时

出了岔子。当值的神女是燕秋来的侄女,本来她只需盛装打扮,乘坐花船在大江上巡视一圈

就罢了,谁成想,她却在小船行到江心那轮月亮上方时,忽然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故。

不知在什么地方,一个低沉的女声开始吟唱:

水中月,孤悬九天上。

天上月,囚在水中央。

心上人,远在天一方,

眼前人,可在你心上?

遥相望,两茫茫,

冷月无声波心荡。

两相忘,枉思量,

夜夜流波潋清光——

唱到后来,那歌声越来越弱,当歌声停后,只听“扑通”一声,花船上的燕晚儿直直的

落入了水中,瞬间就被涛涛江水吞没了踪影。霎时间江心白浪翻涌,揉碎了那一片月光。

与此同时,人群也陷入一片骚动,惊呼之声不绝于耳。

你眼看着祭祀用的灵王圜钱正被两列侍者恭恭敬敬的请出来,于是假装视若无睹,继续

进行着仪式。谁知这时人群中又忽然爆发出一阵骚乱。围观民众一边齐齐看向祭台上的你,

一边大喊卷:“人头!”“大祭司!”“台上那个又是谁?”

你知道瞒不下去了,猛地冲向台边,想去夺取那枚灵王圜钱,谁知你一靠近,那手持托

盘的侍者摘下脸上面具,赫然就是燕秋来!

怎么回事?

你犹豫的一瞬间,一只手铁钳一般箍住了你的手腕。你一回头,竟对上了江漓寨匪首陈

十七的眼睛!

他没死?

你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巨大的喜悦几乎冲昏了你的头脑。你想摘掉面具和他相认,但

转念一想,不仅现在不是时候,即使摘下了面具,他也根本就不认识真正的你。

他看着你,不知为何也怔了一下。你趁着这片刻,一转身,跳进了茫茫的江水中。你不

是常人,其他人凫水自然比不上你。你在水中脱去了面具与伪装,一直前行,直到游到江心

4

时才感觉不妙。那里的水流竟有着巨大的吸力,将你撕碎一般的吸入到江中。你慢慢沉到江

底,在岩石的缝隙间看到了一具异族的盔甲。你死力用足尖抵住岩石往上一蹬,拼了命的往

上游去。

你猛一下子浮出水面,近乎贪婪地大口吮吸着水上的空气,待平静下来,却忽然愣住了。

不过是在水里一进一出,外面却仿佛换了两个世界:蹁跹如柳絮的星光不见了,满目都

是滂沱的暴雨。这时候忽见江上有一艘小船,一个清俊的少年正低头看向你。他身着一身干

练黑衣,黑色披风更显得他身形挺拔做岸。情况紧急,你无暇多想,朝他伸出手。

就在你触碰到他的那一刻,忽然感觉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到你身上。

“快跑!”这是你爬上船的第一句话。

你告诉少年,赶紧掉头向江边划。你已经做好准备,如果他不肯帮忙,就趁他不备将他

推入江中,自己夺过船来。谁知,他却非常的配含。一路上,他与你相谈甚欢,对你体贴备

至。你问他为何冒雨行船,他解释说他是京畿的守兵,刚从前线回来。你暗暗起疑,因为最

近并无战事。你觉察到他身上有灵王圜钱的气息,于是借机趁他不备摸走了他的钱袋。他身

无分文,又忙于赶路,已经一日都未曾吃饭了,你便以报恩为名,邀他一起去城里你常去的

面摊碰碰运气。

5

【小剧场上 雨夜面摊】

(夜雨如毡,敲打在青石板路上,积水泛着一圈圈幽冷的光。街角唯一亮着灯火的小摊还冒着蒸騰的

热气,给这个又漫长又诡异的夜晚添加了一丝暖意。)

溯月:“连阿婆,这么大雨还要出摊呀?”

连婆婆:“别看雨大,生意可好的不得了。哎?打着伞,怎么两位客官全身上下还是湿

的,着凉了怎么办?”

溯月:“说来话长,先来两碗阳春面。阿婆今天怎么忽然这么生分。”

顾知临:“看来两位是旧识。在下顾知临,是京畿调来的守兵。”

连婆婆:“怪不得听口音不像本地人。赶紧喝碗热汤面,驱驱寒气。”

(正吃着,忽听哒哒哒哒一阵马蹄急响,再抬头,一人一马已高高立于面前。)

连婆婆:“这是刑部的官服,看这派头,莫不是翰林大人?我这小摊今晚是怎么了,大

人光临,真真是蓬荜生辉啊!”

(来人竟然是陈十七!你惊慌失措,正要回避,忽然想起你现在已变回了自己的样子,他根本不会认

得。但奇怪的是,你发现了顾知临在那一瞬间也露出了一副紧张的神色。可是为何,他如今的身份,是

当今刑部翰林展江?你偷偷打量,见他此刻仍穿着官服,全身湿透,披风被雨浇得软趴趴贴在身上,饶

是如此,却丝毫不显狼狈之色。他的五官挺拔俊逸依旧,但脸上新添的伤痕,让你心下一酸。)

展江遥:“等等。”

(你顺着雨中的倒影往上看去,只能看到一个男子颀长的背影。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在暗夜里闪着淡

淡的光晕,就这么随意举着把天青色的油纸伞往那一站,无端的就让人觉得萧萧若松下风。奇怪的是,

他身上竟然也有灵王圜钱的气息。)

展江遥:“歌醉玉楼沈世琦。阁下莫不是大名鼎鼎的沈老板?”

沈世琦:“官爷过誉了。”

(如果说顾知临的声音带一点少年人的洒脱不羁,展江遥的声音是成年男子的醇厚低沉,那面前这人

的声音,却让人无法描述,只觉得这声线极清极冷,就如三伏天泼下的一盒冰水,听着又清越又疏离。)

展江遥:“沈老板身着戏装,这是要登台?今日知州千金在众目睽睽下骤然落水,至今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沈老板竟还是如此从容不迫么?”

沈世琦:“既然大人知道我要登台,那就恕我无暇奉陪了。今日《浮生沉梦》重演,满

座宾客各个大有来头,若是迟了,可不是大人与我能担待的。”

(说罢,拂袖而去。)

展江遥:“从刚才起就听人们议论,说是千古传奇重映。展某第一次听说,倒是好奇的

紧。沈老板好走,待会儿咱们临江阁见。”

(说罢,翻身下马,坐到了你与顾知临对面。离得近了,你这才闻见,展江遥身上竟是满身的酒气。

那酒有一种桂花的香味,正是在江漓寨你们常一起喝的三白酒。你心中更觉酸楚,忙强忍着逼回眼中的

泪意。)

面端上来,展江遥忽然问溯月道:“方才祭月大典,你也在场吧?”

溯月忙忙摇头:“我就是个走街串巷算命的,官爷看着我面熟也是常理。”

展江遥:“算命?我刚刚遗失一件心爱之物,你且帮我算算,还寻不寻得回。”

溯月:“大人抬爱了。我的外号是十卦五不准,要是不挨边,火人可莫要怪罪。”

溯月一边说,一边从手中拿出一枚铜钱,说道:“请大人把铜钱放在掌心,双手合十,

心里想着要问的问题,然后往桌子上掷至六次。有字的那一面是正,没有字的那面是反。”

(展江遥摇卦)(溯月解卦)

连婆婆:“说了这半天话,却不知道姑娘竟身怀绝技。如此说来,老婆子也要算一卦了。

我最近赌钱总输,是不是财运不好。卦钱就抵了面钱了。”

溯月:“这敢情好!婆婆算什么?”

6

连婆婆:“这我想不出来,你且都说说罢。”

(连阿婆摇卦)(溯月解卦)

溯月笑着看向顾知临道:“既起了卦,不如送个顺水人情给你,你想算点什么。”

顾知临摇摇头,苦笑道:“我想知道的东西,恐怕卦象给不了我答案,要不,你就随意

帮我算算(事业/姻缘)吧!”

(顾知临摇卦)(湖月解卦)

火雨倾盆,四周的建筑都在雨幕中模糊了轮廓。仿佛此刻天地间,唯有这个面摊,带一

抹久违的颜色与温度。众人吃着汤面,回想起这个又漫长又诡异的夜晚,都有些恍若隔世之

感。

你看着面前的陈十七,几次想找他去一旁说话,但是又忍住了。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死里

逃生的,现在又为什么假扮成刑部翰林展江遥的样子。你不消楚时至今日,还该不该问他那

个你一直想问的问题,但你清楚的是,在你以为他不在人世时,连活下去的念头都几乎陨灭

了。如今,当他奇迹般的再一次站到你面前,他愿不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而你,又愿不愿意

给自己一个机会?

而你身边的顾知临,你不知他是什么来头,但看他吃面时的举止,虽刻意不引人注目,

却难掩举手投足间的教养,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普通士兵。你偷偷搜索了他的钱袋,并没有找

到灵王圜钱,那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到底是哪来的?

你在和连婆婆的闲聊中,得知今晚是风靡一时的传奇话本《浮生沉梦》全本首演,一票

难求,连颍州知州燕秋来刚刚也出现在了戏楼。你对今晚发生的种种诡异之事百思不得其解,

燕秋来的书房里有一具不明身份的无头尸体,祭月的江面中浮出了燕秋来的人头,而燕秋来

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在今晚出现了这么多事之后,他竟然还有心情跑到临江阁来听

戏?不论如何,你打算和连婆婆或是陈十七套套近乎,想办法混入戏楼。

正在这时,陈十七竟然提出邀请你们一起去戏楼看戏。你求之不得,赶忙答应。

(在主持人宣布之前,请不要翻开下一页)

7

【小剧场下 大幕开启】

你们随展江遥一起进入临江阁,展江遥利用刑部翰林的身份,轻而易举的就弄到了最尊

贵的包厢之一——天字三号包厢。

“当当当”(敲门声)

连婆婆已经收好了面摊,端着一壶茶水进来。

你笑道:“连阿婆,又见面了。

连阿婆也笑道:“我刚还在一楼找你,不想却是在这。今天满楼的达官显贵,你这大名

鼎鼎的十卦五不准,还不出去敛敛客?

十卦五不准?”门外传来一个轻柔婉转的声音。一个少女蒙着面纱,从门缝探出个头

来。

姑娘,你风寒还没好,怎么好到楼道里吹风。”连阿婆道。

少女摇了摇头,道:“无碍。这位可是溯月姑娘?久仰大名,好几次都没拜会成。小女

斗胆,能不能请姑娘帮我算上一卦?

你注意到,她虽然在和你说话,目光却时不时的落在展江遥身上。

你点点头,道:“姑娘抬爱了。”一边说,一边从手中拿出一枚铜钱,说道:“放在掌心,

双手合十,心里想着要问的问题,然后往桌子上掷六次。

(少女摇卦)

(溯月解卦)

听后,少女沉吟不语,你忽然看到沈世琦己换好了戏装站在门外。他看了一眼展江遥,

面露不悦之色。

顾知临知他二人夙有龌龊,忙起身相迎道:“这位莫不就是沈老板,久仰久仰!

沈世琦回了个礼道:“今日实在忙了些,招待不周,还望海涵。”一面说,一面看了眼你

摆在桌子上的铜钱,问道:“这铜钱是什么年号的?似乎像是古物。

你笑道:“这是东周古物,是世上最早的铜钱,用来算封最是灵验。我索性帮沈老板算上

一卦,讨个彩头。

沈世琦道:“姑娘既这么说,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世琦摇卦)

(溯月解卦)

这时,见一个伙计匆匆进来,道:“沈老板,快要开场了,您可不能耽搁了!溯月姑娘,

知州大人就在隔壁,说一向听闻姑娘高明,求姑娘帮忙算上一卦。燕大人不忍姑娘奔波,也

不方便出来,所以代摇一卦即好。

你依言摇了一卦,喃喃道:“大祸临头了。这是大凶之封呀。知州大人要求什么?我得

亲自拜会一下大人,这一卦,着实凶得很。

一边说着,一边只闻戏台上鼓锣齐鸣。

大戏开场了。

(在主持人宣布之前,请不要翻开下一页)

第二幕 浮生

大幕开启,台上讲得是一个凄美的故事。你听连婆婆说,这部《浮生沉梦》很是出名,

却被朝廷视为禁书。你对杂剧本就无甚兴趣,此刻更是无心听戏。只是戏台上的沈世琦身段

颀长,姿容俊美,一举手一投足间直如绮绮绿竹,唱腔更是悠扬婉转。你感叹道:“这歌醉

玉楼沈世琦果真是名不虚传。”

展江遥却噗嗤一笑,道:“你们女人就喜欢这样的娘娘腔么?你看他那萧吹的,比夜枭

叫还难听。”

你笑道:“你们二人,究竟是何等仇怨?非拉着我们在这打哑谜?”

展江遥冷笑一声看向戏台,顾知临打圆场道:“平心而论,刚刚“一夕间落拓天涯”那

段,萧吹得确实不太完美,似乎气力不足,有一处转折略显生硬。”

你笑道:“曲有误,周郎。顾郎倒是风雅。”

顾知临笑道:“你何苦又挖苦我。我去买些茶水吃食来,不和你们掺和。”

顾知临走后,你和展江遥又调笑了一阵。你借口小解,偷偷的找到了燕秋来的房间。整

个楼道漆黑一片,只有舞台上有灯光,沈世琦的声音远远传来,唱的似乎是“战事起千钧一

发白首约难再描画。”你敲了几下门,无人应答,却发现门是虚掩的。你偷偷从门缝里望进

去,只见燕秋来蜷缩在桌子前,整个人被用绳索缚住,嘴巴也被人堵住,鼻子还在滴滴答答

往下淌血。你大吃一惊,忙过去拿出他口中的布,问道:“燕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谁知那燕秋来一见你,就面露惊恐之色,厉声道:“是你!”你听得这一句,心中越发惊

奇,靠近道:“对,你还记得我?”

谁知那燕秋来似是极为恐惧,不停挣扎,道:“你日夜在我四周窥探,安的是什么心!”

你见他对你既是恐惧厌恶,怕他叫声太大,招人过来,忙将手中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道:“小点声。”

匕首在侧,燕秋来反而镇静下来,他一声冷笑:“我就知道是你鬼鬼祟祟,定然是居心

不良。你杀了我的替身,如今又要来杀我吗?”你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把匕首往他颈间又

紧了紧,道:“你把身上的灵王圜钱交出来,否则,我不介意再杀你一次。”

燕秋来冷笑道:“灵王圜钱,又是灵王圜钱…二十年前放你出来,就知道放出了一个祸

害。你这样的妖物,就该永沉江底,永生永世不得超生。你一一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他竟然仰天长笑了起来,那面目极是扭曲,四肢也不停挣扎。你又怒又急,

赶紧抓起桌子上的布又给他塞了回去。你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却没发现灵王圜钱的踪迹,冲

他啐道:“你这个疯子,我本想救你,你却不给我这个机会。那接下来是死是活,就看你自

己的造化了。”说罢,你偷偷溜出包间。

毕竟被燕秋来识破了身份,你不知等他被救后这一切会如何收场,你刚想偷偷溜走,谁

知走到楼梯处,却看到了展江遥的背影,只得先回到包间。刚坐下,就看到顾知临走了回来。

你故作轻松的感叹道:“还想问问你我错过了什么,结果你也没好好看戏。”顾知临皱了皱眉

头刚要说话,展江遥也回来了。这时,忽然听台上台下一片雷动般的欢呼鼓掌之声。同时有

人大声疾呼;“走水了!”

你们急忙走出房间,却见戴面纱的女子神色焦急的在燕秋来的房门前敲门。

“谁能帮帮我!里面好像也着火了!”那女子话语中带着哭腔。

展江遥几步上前,那女子忽然拉住他衣角,小声说了什么话。随即展江遥一脚踢开房门,

冲了进去,却见地上一小滩鲜血,有一人伏在桌上,身上火焰兀自未灭,看那衣饰,赫然是

燕秋来无疑!你悚然四望,见每个人都是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你想走进包厢,却听包厢里

的展江遥大声喝道:“谁也不许触碰尸体。都给我出去!”

你的任务:还原燕秋来死亡的真相

(在主持人宣布之前,请不要翻开下一页)

第三幕 沉梦

楼梯处火势渐小,你们决定先离开再说。燕晚儿走到燕秋来面前,想伸手替他叔父阖

上兀自圆睁的双眼。就在这时,你们听到她发出一声惊呼:“变了!”

“什么变了?”展江遥一步抢上前去。

“这本书一一回目变了!”燕晚儿的声音中有些频抖。“是谁?谁把书换了?”

“方才我们几个一直守在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再碰过这本书!”展江

遥道,“而且你看,连封面上的水痕都一模一样!”

你们一同围上前去,发现燕秋来随身带着的那本《浮生沉梦–沉梦篇》,章节目录上

竟然凭空又多出来几句话来:

亲与仇齐聚台前,一炬了陈年旧案。

浮生尽花开彼岸,沉梦中空余嗟叹。

燕晚儿小心的剥开尚有些粘连的书页,序言的部分晾干了许多,部分字迹依稀可辨:

霁月难逢,**易散。十年**,一梦沉疴。犹记当年,勾栏**,也曾菱歌一曲,红绡无

数。也曾竹影和诗,梅花入梦。而今韶华**,物是人非。****,见面难识。****,瓦灶绳床。

留此残躯,惟因大仇未*,*中不*。故以切实所生之事续君《浮生》,以心中所期之事著此《沉

梦》。曾闻江**镜,名*月影。以命为*,可造异世。如得此*,愿长醉于《沉梦》而不复醒也。

嘉定九年

你的任务:

1.弄清楚《浮生沉梦—沉梦篇》目录凭空多出几句话的原因

2.收集尽可能多的灵王圜钱

3.弄明白二十年前的月祭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4.并明白今天的祭月大典上究发生了什么

5.弄明白你的身世

6.弄明白你为什么一直做同一个梦,梦中人是谁

7.弄清楚陈十七为什么自称展江遥,他爱的究竟是燕晚儿还是

(在主持人宣布之前,请不要翻开下一页)

10

注意!

下文为结局,

在主持人提示前,

请千万不要翻开下一页!

第四幕 抉择

(大家围在一起,专心的研究那本奇怪的《沉梦》,当感觉到楼下扑来灼人热浪时,一切都已经来不

及了。连婆婆笑着,款步走了进来。她脸上的易容己经不在了,戏装之下,一张脸美得倾国倾城,半点见

不到岁月的痕迹。)

连婆婆:“《浮生沉梦》终场戏,怎么能不来点热闹的庆祝?”

展江遥:“你做了什么?”

连婆婆:“你以为是谁给你准备的干草和火石?一炬了陈年旧案,既然我是她写出

来的,那我就按照她的心愿,让这一切的一切都能有个了结!”

顾知临:“她疯了!咱们快跑!”

(顾知临一把拉过溯月,将自己的外袍盖在地的头上。)

连婆婆(纵声笑道):“跑吧!看你们能跑到什么地方!世子大人,为一人,倾一城,

听起来何其伟大,又何其残忍!你为了几枚铜钱,毁了我所拥有的一切!毁了无数颍州

人所拥有的一切!今天我就拿你和你爱的女人当祭品,祭当年枉死的无数亡灵!”

(所有人悚然望去,不过半柱香时间,整座临江阁都肆虐着噬人的火舌。耳边不时传来梁木断裂的噼

啪声,身上传来灼热的痛感,唯一的通道也隐没在了滚滚的浓烟中。整座临江阁,直如燃烧的人间炼狱。)

展江遥:“你和顾知临的仇怨,与溯月姑娘何干?与我们又有何干?何苦要这么多

人一起陪葬?”

连婆婆:“当年祭月大典之上没有一个无辜之人!而你们——我劝过你们那么多次

不要进来,要怪,只能怪你们命不好!”

燕晚儿(哭喊):“我不知该把你当做是孟荷欢还是梅玉娘,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

唯一的亲人了。求求你,别再执着于那些陈年旧事了。放下吧!”

连婆婆(忽然笑起来,眼里却尽是空洞和疲倦):“放下吧………你不是我,不知道这整整二

十年我是如何度过的。我亲眼看着我的父亲在我面前跳下九丈高的城楼,我在全城人面

前被凌辱,最后被灌下水银永沉江底,我在炼狱般的水底待了整整十年。整整十年啊,

我每时每刻都在仇恨中厮磨,如果我不再执着,他将永生永世背负罪名,那些陈年旧事,

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溯月:“但那些都是梅玉娘写书时强加给你的回忆,都是假的。你这一生已经够苦

了,为什么还要遵照她写给你的结局?”

连婆婆:“是啊,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我不是孟荷欢,我也不是梅

玉娘,我只不过是书中的人物。我爱的是假的,我恨的也是假的,那我这一辈子,所恨,

所爱,所做,所求,究竟算什么?我活下去,究竟是为什么?”

沈世琦(嘶声道):“不,不是假的。玉姐姐,就算你我只是一本书中的人,但整整

七年,从遇见你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清清楚楚的记得。也许,你看着我,看到的是韩明

玕。但你知道吗?因为你说我声音好听,所以我不顾一切的想要学戏。因为你一个人养

家太辛苦,所以我说我不喜欢读书。一直以来,我只能看着你的背影,但我想,我总有

一天会长大,总有一天,能追上你的脚步。”

(沈世琦冒着重重烈焰,仿若无觉地走到连婆婆面前。)

沈世琦:“我自己做的事,自己会承担后果,我长大了,不需要你再事事挡在我的

面前了。”

连婆婆:“别过来!你疯了吗?”

沈世琦(苦笑):“你教出来的徒弟,要是疯了也只能怪你。不论你怎么选择,左右

我都陪着你便是。”

(连婆婆慌忙地去扑灭他身上的火焰。她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沈世琦,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终

于,一下子哭出声来,那声音那样悲苦,像是要将这些年的委屈和苦一下子发泄出来。)

12

沈世琦;“跟我一起走吧!”

(沈世琦想要过去拉连婆婆,她却摇了摇头,以身做盾,猛地一推,将沈世琦就这样推出了面前汹浦

的火圈,然后将一枚灵王圜钱扔到燕晚儿手中。)

连婆婆:“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至少,还有选择的机会。后台的神像扭三次,就是

逃生的通道。两个燕哥哥都已经死了,以灵王圜钱做引,就能带着一个人,一起回到外

面的世界。虚构的人物不能离开书中世界,至于外来的人,留在这里,还是回到你原来

的世界,选择都在你自己。这一次,一定要抓紧了!”

(连婆婆微笑着,眉目温和,笑容依稀仍是那幅画中倾国倾城的模样,然后转过身,缓慢但决然地走

进了火幕中。)

你的任务:

1.判断自己是书中人还是外来客

2.选择留在这里,还是回到现实世界

3.选择你最爱的那个人(顾知临/陈十七)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5本子,请先
下载价格:5 本子
VIP优惠:免费
0
分享到:
页面偶尔受网络波动影响打不开,多刷新几次或者过一段时间就可恢复访问.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