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幽城复生

5人-幽城复生插图

剧本预览

丁楠

你的名字叫丁楠,女性,今年20岁。

出于某种原因,这已经是你现在仅有的记忆。你无法想起自已的身份、经历,以及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更不清楚身边的这些人都是谁。

你唯一的目标是活着离开此处。而还原所有事件的真相,有助于你达成这个目标。

任务

设法完成以下任务,将解锁你的更多记忆:

(如果任务要求你听到或看到某词,你不能自己将它说出来,也不能让其他角色跟着你重复。在证物上看到这个词也同样可以解锁记忆)

1、听到[卫生学校]一词

2、听到[逃亡]一词

3、听到[蔡婕纶]一词

4、听到[纪娇]一词

5、听到[刑拘]一词

6、听到[红酒]一词

7、听到[未成年]一词

未经主持人同意,请勿翻开下一页。

今天发生的事

2020年9月1日

随着记忆慢慢复原,你终于想起了今天的全部经历。

昨天晚上趁着没人,你又“小酌”了不少,今天的你只觉头痛欲裂,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你看了看表,现在是早上8点40分,你已经晚起了40分钟。

唉!看来以后得少喝点,幸亏没出什么事!

你在员工宿舍里简单地洗漱了一下,走进了门诊楼,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你打开隔音窗户想要透透气,结果,一阵阵震天的喊声传到了你的耳中。

这帮医闲怎么又来了!昨天闹得还不够大吗?

你愤愤地关上了窗户,以免这些嘈杂的声音干扰你平静的生活,此时护士站内的电话铃却响了。

“丁楠吗?严浩医生那里不知道有什么事,一直叫着让你过来呢!你赶紧来吧!”

严浩?你不知道他找你有什么事。你们工作上虽有不少交集,但私交并不深。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这么着急呢?你隐隐觉得不妙。

几分钟后,你走到了严浩的诊室,一推门,一副混乱不堪的景象映入你的眼帘:严浩正在和一个男人对峙,而富豪向志武也在此处,他正和一个女人吵个不停。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仔细辨认,发现这两个人你都认识:那个男人是之前的医闹头子姚功道,而那个女人则是害你入狱的记者易兰萍。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那外面的示威又是怎么回事?严浩叫你是来干什么的?你还没想清楚原委。就发现四个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推门而入的你,只有严浩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他趁着这争吵间短暂的空隙甩开姚功道,企图跑出诊室。

严法叫你是来脱身的?然而,他并没能成功脱离。片刻后,四个人的争吵便将你也一并淹没了….

然而此时医院外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内外各处都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吵闲声, 你似乎能听见院外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死人….死人了!”

你看见一副担架被抬了进来,上面躺着的竟是之前在住院部和你大吵一架的医闲头子纪娇。她似乎已经没了气息,被担架抬进了医院。堵在门口的姚功道看到纪娇后脸色剧变,他拦住了抬担架的医护人员,手颜巍巍地凑近了纪娇的鼻子处,在确认后她已经死后,他仿佛突然崩溃了一般,失控地大喊:“老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该死的…..都怪你们这些医生. ….都是你们这些医生!”

姚功道紧紧地操着拳头,青筋暴起,转头看向了你们,眼睛猩红。看着他的眼睛,你莫名地感到一股寒意。他舞起了病房的吊瓶杆,朝你们挥去,你们为了自保也拿起武器开始反击,场混战就此开始……

医院的保安再也无法阻拦院外的闹事患者,他们激动地冲进医院,打砸附近一切能够碰得到的东西,整个医院仿佛成了一个无序的斗兽场….

在病房内的你们五人缠斗在一起,你们杀红了眼,根本无法冷静下来,在你失去意识时,你只记得医院传来剧烈的爆裂声,仿佛在哪里燃起了一场噬人的大火….

你的目标

你的所有记忆已经解锁,但你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原因来……

请还原剩余的真相,找到女鬼的先因,以及离开此处的方法。

未经主持人同意,请勿翻开下一页。

现实世界丁楠

幽城人民医院护士

终于,你重新回到了人间…….

你再次从一张小床上睁开眼睛,房间中央的巨大怪异仪器伸出五条触手般的电缆,连接着你的床和周围其他四张床。床上的人和你一样正在苏醒,你一个个认出了他们,在刚刚的“那个世界”里,你们也曾这样醒来。

“那个世界”里的恐怖遭遇依然历历在目,现实经历却如同坚冰般融化,呼啸着冲入你的脑海…

你的故事

十六年前,你的父亲丁建军还是一名医生。因为他的缘故,医生是你从小就憧憬的职业。

你记得那天父亲回来得很晚很晚,他的右手还被纱布厚厚地裹着。母亲已然哭成了泪人,嘴里含全糊糊地咒骂着,你根本听不清。你问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苦笑一声,说自己做手术时伤到了手,没有什么大事。你知道父亲在骗你:伤到手这种事,对外科医生来说是天大的灾难,何况你也从没见过如此程度的包扎。

几天后,母亲的情绪平静下来,她才告诉你父亲是被个患者家属砍伤的。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你的父亲救活了一个不想被亲属拯救的患者。

你完全理解不了母亲的话,救死扶伤难道不是医生的天职吗?什么样的亲属,会把一个濒死之人弃之不顾?而且他们有什么资格对一名医生下此狠手?

这一事件的缘由你很长时间都想不明白。不过你发现,你父亲陪你的时间变长了,至少,他再也没有以“给病人做手术”为由急匆匆地赶出家门。反倒是父亲的同事学生们,开始经常来家里探望他。其中一位叫冯力的医生,每次来都会给你带一堆零食,能看出来,父亲很看重他,总表扬他是个可造之材,他却总是苦笑着摇摇头说:“师父,我跟您差太远了”。

多年之后,你虽然立志成为一名医生,但你并不像父亲那样优秀。中考失利的你报考了所卫校,决定曲线实现梦想。

2018年,你18岁了,你在这年从卫校学成毕业。虽然成绩平平,但多亏了父亲的人脉,尤其是已经成为神经外科主任的冯力的帮助,你总算来到了幽城人民医院任职。

这座医院每天都十分忙碌,但对于刚刚成为护士的你来说,却总能忙中偷闲。毕竟你头几个月的任务只有打扫卫生和递送医疗用具,偶尔还负责配几袋药液。那些真正的护理工作,还交不到你这样的新人手上。

由于你一直留着一头染黃的卷发,刚做事时又有点毛手毛脚,一些病人常常将你误解成靠关系混进医院的“小太妹”,而你对此不以为意:你认为是金于总是会发光。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一年。2019年5月初的某一天,你在工作中无聊地划着手机,点开“婕纶幽城总应援群”。 准备像往常一样看看水友都在聊些什么。无一例外,他们都在炫耀昨天演唱会的现场照。你心烦意乱地关掉了群聊,要不是今天还要值班,你无论如何也要亲眼见一见这位你最爱的偶像歌星蔡婕纶。

“你听说了吗?那个蔡婕纶昨晚来咱们这里看病了!好像是开演唱会开到嗓子发炎了!就住在802那个单间,打了一晚上吊瓶,刚刚才出院的!”

正在此时,你听到了护士站里的讨论声。

什么?走了?该死,早知道我就过去要个签名了!

等一下,她刚刚才走吗?

你想到这里,立马起身前往八楼。你环顾四周,似乎没人注意到你,你立即打开房门溜了进去,一头扎在了还没有收拾的床铺上掏出手机,给自己来了张自拍。

“婕纶睡过的床,上面还残存她那迷人的体香!”

由于蔡婕纶刚出院,房间内的垃圾还没人清理。你顺手拍下了她用过的输液架,药袋和针头,立马发了篇朋友圈,然后关掉手机在床上滚了起来。

啊!偶像的味道!你们看了演唱会又怎么样?你们滚过婕纶的原味床单吗?

虽然你想拿走几件她用过的东西当做纪念,但想到它们属于医疗废物,存在带来交叉感染的风险,便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怎么说,你也想做个恪尽职守的好护士,这种严重的违规行为,你做不出来。

你趁着没人发现。又偷溜回了岗位。

到了2019年下半年,你总算摘掉了纯新人的帽子,开始真正参与到护理病人的工作当中。扎针、导尿、下胃管, 这些高难度的动作你也渐渐变得驾轻就熟。

冯力一直记挂着你父亲对他的知遇之恩,年中,他将你调到了神经外科,又拜托护士长多多照顾裁培你,你心中很是感激。

某天的深夜,在医生的催促声中,你飞速跑向医院门口。 救护车上,两个满脸是血的人躺在一起,其中的中年男人还算清醒,但旁边的年轻女性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你在幽城人民医院已经工作了两年,但这么严重的伤者你还是头一次见。你从救护车上接下了女人的担架车,看着那满身是血的惨状,你心中不由得有些害怕。手脚也有点使不上力气。“咚”的一声。担架车的轮子碰在了台阶上,女人的头部也随着撞在了床的栏杆上,

“你在搞什么!要是刚那一下她的伤势加重了,这个责任你付得起吗? !”

与你一同搬运的冯力大声训斥着你,你吓得差点哭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对你这么严厉。但现在的你们正在与死神赛跑,谁也没时间去追究你的责任。

你和冯力飞奔着把她送进了手术室,开始了对她的抢救。

令你没想到的是,手术后,这个叫赵殷红的女人被送进了ICU高级病房。根据医生的说法,他的头部遭到了极其严重的创伤,苏醒的几率很低,几乎与植物人无异。

你很害怕是不是当时你的失误加重了患者的伤势。还好这件事情没有外人知道,冯力也没有过多责怪你,但是很严肃的教导你,当护士绝对不能毛手毛脚,否则会让患者认为你是个不可靠的人, 进而影响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关系。

这一天是8月31日,你永远也忘不了。

可能是因为冯力在医患关系上很有一套, 2020年2月, 他调离临床科室,担任医务处主任。你很不理解,毕竟他正值壮年,又是医院最顶尖科室神经外科的主任,干嘛要去这么个边缘部门?

科室欢送冯力的那天。你没忍住问了他原因,他却笑着说:“小楠,解决医院矛盾绝对不是边缘问题,这个事情做好了,医疗效率才会提高。…… ,师父经历过的悲剧,才不会再次发生。

你默然无语,心中对他更加敬佩。

2020年的4月,另一起事件给你的记忆留下了熔印。

这一天上午,一个女人犹如凶神恶煞般地向你冲了过来。你还没开口,她便一巴掌拍在你面前的桌子上。

“你们医院可够黑的!不就是没用让你们赚钱的药吗?至于这么折磨我们吗? ”女人的表情仿佛要吃了你一样。

这些哪跟哪?你压根不认识这个女人,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女士,您先消消气,咱们有话好好说….”

“跟你们好好说有用吗?看我们老实就欺负我们?”女人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你。

这人讲不讲理呀!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莫名挨了一顿臭骂,一股怒火从心头直冲你的头顶。

“您对我们有什么意见吗?”出于职业修养,你还是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

“什么意见?意见大了! ”女人又开始肆意发泄她的怒火。“就是你们那个叫严浩的医生!干的是人事吗?为了个网上都查不到的病,就让我们做手术!我们说不做吧,他让我们打一个月三千多的针。你说说我们打得起吗….”

女人的情绪愈发激动,嘴里的话也越来越难听,甚至开始用脏话辱骂你。

你被这个疯婆子弄得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毕竟这里是住院部,要投诉医生也不该找你呀!

尽管你多次表示这里是住院部,还有其他病人要休息,但这个女人依然对你不依不饶。终于,你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和这个女人吵成了一团。

你们争吵惊动了护士长,过了一会儿,严浩医生也来了。这个女人一见到严浩,情绪更加激动。甚至还擅起拳头准备动手。你就这么被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骚动,在女人的哭闹中,你才知道,她的名字叫纪娇,是312房间的病人姚功道的妻子。今天来这里大闹,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受到了医生的不公正对待。真是笑话,治疗方案是他们自己选的,副作用也早就告知过了。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网络就医?你实在理解不了这种人,为了省点医疗费,至于这么丢人现眼吗?

终于,在一阵喧嚣过后,纪娇在众人的劝说下愤愤地离开了。

临走,她还不忘瞪着你放了一句狠话:

“好好好,我们小老百姓惹不起你们,别让我抓着把柄。”

虽然你和这个疯婆子没什么交集,但是她的话还是让你背后一阵恶寒。

晚上,你在给姚功道输液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了纪娇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你有些分心,针头也扎了三次才找到位置。

不过,看到这个姚功道多挨了两针,你的心里忽然涌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纪娇的事过了没两天,你平静的生活便被彻底打破了。

“丁楠,过来,看看这怎么回事。”

4月13日,护士长拿着这一天的的【幽城晚报】冲进护士站。

你接过报纸,上面赫然写着: 《护士在朋友圈店卖歌星用过的针头和输液装》!

你仔细看了下文章,里面被口诛笔伐的对象。竟然是你!原来,你之前滚蔡婕纶床单。拍下她用过的药袋的那条朋友圈,不知为何被一个记者挖了出来。这个事件被记者“润色”成了你在朋友圈贩卖歌星用过的医疗废物。

你不禁想起,半年前在公众号上看到过一篇女星白婉儿被无良报道逼死的文章,你做梦也想不到,这种新闻造假,舆论暴力的事竟然会找上你。虽然《幽城晚报》的报道是一篇无耻的谣言,但你确实发过那条朋友圈,现在已经百口莫辩。

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第二天,一大帮人聚集在人民医院门口,大叫着控诉医院对他们的“坑害”,领头的人有两个,一个叫易兰萍,正是【幽城晚报】的记者,也是那篇文章的作者。而另一个你可忘不了,那就是纪娇。你和严浩医生成为了被围攻的对象,医院甚至为此停止运营了半天。你实在不知道他们从哪找来的这么多人,幽城人民医院向来对每一名患者认真负责,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被“坑害”呢?

4月15日,你接到了正式的处分通知:为了平息舆论,医院对你进行停职三个月的处罚。你十分委屈,明明自己没有做什么严重的事,就只是拍了几张照片而已,而且那还是发生在你刚入职不久的时候。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算了,就当休假了,反正你家里也不缺这三个月工资!

你随即开始了平静的休假生活。某日,你还在街上偶遇了严浩医生,你们聊起了当时纪娇的事,都感觉自己有肚子苦水。你知道严医生深受医闹之害,他曾在去年挖下一具太平间中遗体的眼角膜给患者移植,为此惹了不少麻烦。严浩医生告诉你,当时是姚功道自己为了省钱,选择了这种保守疗法,谁能想到他还有这种后招?

而姚功道借着舆论,真的赖掉了住院期间的医药费,你不敢想象纪娇会摆出怎样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来。

7月18日,你的惩戒期终于结束了。复职后的你变得谨小慎微,再也不敢去接近那些有特殊要求的病人。医院出于对你的保护。把你从原本的神经外科住院部调到了ICU病房,让你换个新环境工作。

尽管开始有些不适应,但时间久了,你开始觉得ICU的工作甚至比你以前工作的住院部还要轻松,毕竟在这里,不会有那么多挑刺的病人。你意外发现,当时那个由你参与抢救的年轻女性赵殷红也在这里。仔细想想,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快半年了,完全靠机器维持着生命,没有一丝恢复意识的迹象。你不太理解她的家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种状态根本说不上是活着,只不过是留了一口气罢了,不仅病人痛苦,高昂的住院费也是家里的负担呀!你在心里暗暗想着,这要是你的家人,你可能早就决定终止治疗了。

不过,赵殷红的丈夫倒是经常来探视。你以前只在救护车上见过这个中年男人一面,现在才知道,这个男人名叫向志武,是一名药企的大老板。尽管工作繁忙,但他总是会抽出时间来看看病房里的妻子。你也和他聊过,才知道他对妻子抱有很大的愧疚,认为都是他当时酒后驾车才导致妻子现在的悲剧。他总是希望有天能够让自己的公司研发出新药,唤醒妻子的意识,在那之前,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维持住妻子的生命。

你没想到这种大老板还有如此的仁心,既然住院的钱从来没欠过,你也不再说什么了。

8月31日,一群闹事者聚集在医院门口,喊声震天。你知道这群人也是“常客”了,隔三差五就会来医院闹闹,当时你的停职处分就是拜他们所赐。不过今天他们似乎并不是冲若你来的,你也没太在意,反正,总不会有人闹到ICU里来。

不一会儿。你听到外面的口号声夏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警车的声音与人群发出的无序的嘈杂声。你很好奇到底出了什么事,问了问换班的护士才知道,有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在外面自杀了。你有些吃惊,怎么这种活动还会有未成年人参加?你实在想不到医院到底做出了什么事,才能让一个少女当众自杀,难道这些医闹带这个孩子过来就是为了演这么一处?你想不明白。

第二天,这些医闹又卷土重来,这次他们缅怀的对象又多了一个,那个昨天死掉的少女。你着实为这种行为作呕,这少女甚至还没有被火化安葬,这帮人竟然就已经开始了炒作!实在是丧尽天良!

就在你思考这些事的时候,一个人已经站在了服务台前。你一看,是个熟面孔,向志武又来看他的妻子赵殷红了。你把他带进了会面室,转身进到病房,打开了探视设备的开关。

这时,护士站里的电话响了,你拿起来,里面传出了另一名护士焦急的声音:“小丁,ICU赶紧准备一下,有个危重病人要接收!都推到你们门口了!”

你环顾了下四周,每张病床上都躺着病人:“ICU全满了

呀!”

“什么?那你赶紧叫严浩医生过来,这病人得由神经外科的医生来处理!我们这边来不及了!”说罢,电话便被挂断了。

你只得硬着头皮再一次拿起电话:“严医生,刚才你们急诊科送来的患者被转来了ICU,但是现在没有床位了。现在床停在走廊上,情况紧急,这边医生说一定得神经外科医生出马。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ICU全满了?怎么可能?“严浩的声音透着意外。

“那是因为…严医生你别问了,快点过来吧!”

放下电话,你突然想到,似乎有一个人一直占着床位,但却没有任何治疗的价值。

赵殷红!

一个想法在你脑中诞生,你鼓起勇气,向会面室走去。

“想都别想,我又没欠你们钱,凭什么让我搬?”听到你问他可不可以让出个床位,向志武当时就急了。

“向总,我知道你们的事。“你苦口婆心地劝着,“我也很难受,但这不是情况紧急吗?”

“我说了,想都别想!”向志武的话里没有任何回旋余地。“那个人的命是命,我老婆的命就不是命了?”

尽管向志武的话强硬无比,但你依然不愿意故弃,一直苦苦地劝着。

“”向总,听我的吧,赵姐躺着她自己也难受!”

“呵,你,和那个叫严浩的。 最近名声都成什么样了,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听到这话,你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暴火。与向志武吵了起来:“你这么说可没良心呀!你说我也就算了,你当时出车祸,严浩医生当时为了给你治眼睛担了多少罪过,你不知道吗?你移植用的角膜,可是他挖了死人眼睛才给你换上的!“

“那又怎么样?我求他了?“向志武反而更加不同,“他自己做的决定去挖的角膜,我还害怕有配型的问题呢!”

“你!”你被向志武得说不出话。

经过一翻争吵,你终于从护士站里脱身出来。你才发现,那个本该被推入ICU的病人已经在外面不知道被晒了多久了!你决心硬干,当年严浩医生为了抢救病人做了那么多,自己难道就没那个胆量吗?你一咬牙,直接将患者推进了ICU病房,打算强行将赵殷红给换出来

“干嘛?还打算当着我的面谋害患者性命?”你没想到,向志武居然跟着你进入了ICU!他一把夺过了那个患者的病床,又强行将她推了出去。“我倒要看看谁敢碰我向志武的老婆!”

你刚刚追着向志武走出了ICU病房,便远远看见严浩医生匆匆赶来,你正要走上前去寻求帮助,一个有些眼熟的男子却抢先了一步。

“严浩! 你个黑心医生! ”男子张口就骂。你这才看清楚这男人

的长相,竟然是姚功道!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就是他的妻子纪娇,你没想到他们都是你认识的人。

“闭嘴!我正在抢救患者!”

“什么抢救,我亲眼看见她被从ICU里推了出来!该不会这病人没交够回扣才不收的吧!”

“滚开,别碍事!”

严浩急得满头大汗,一把将姚功道推开,与你一起把病床上的患者推进了附近的一间普通病房,周围几个人也想要跟上来,但你现在顾不上管他们了。

你默默地感慨,天道好轮回,这些作恶多端的人,今天终于吃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严浩!你现在手上到底有多少人命?昨天我妈收养的孩子撞死在了医院大门口,你知道吗?这个孩子,李佑!当年就是在被你们医院搞出的医疗事故!十六年前!他的父亲为了讨还公道。还进了监狱!”

病房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一边拍打着房门一边喊着。

谁?李佑?这个名字你永远也忘不了!这便是当年你父亲所救下的那个孩子!时隔这么久,她居然会在医院门口自杀?她是怎么来的?

“丁楠,别分神!”严浩的催促打断了你的思绪,毕竟现在抢救病人才是第一要务,容不得半点分心。

结果和你意料的一样,人在走廊里晒了这么久,再加上向志武那么一折腾,早就过了抢救的黄金时机。尽管严浩医生依然努力抢救了20分钟,仍旧无力回天,

严浩医生刚刚走出病房,门外使传出了吵闹声。

“为什么?为什么你来的这么晚?为什么你在一边看着?明明她这么危急,你们不立即把她送进ICU?你们,你们都认识她,你们在报复!“姚功道这才发现病床上的死者意然是自己的夫人,他歌斯底里地哭喊着。“你!还有你!为什么!为什么护士都把她推进去了,你还要把她推出来! ”他指着向志武, 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他撕成两半。你这才意识到,原来刚刚那一幕这里的所有人都看见了

你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种至亲死在自己面前的悲伤,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造成今天这种情况的,绝不是个人。

“严浩!你这个不要脸的无良医生!你都做出了什么勾当!”

一个女人在旁边附和着,你听得出来,这就是刚刚拍门的那个人。

“够了你们这样毫无知识的人,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吗?她的死,你们人人都有份!”

严浩怒吼着,但这几句也说出了你的心声。

姚功道仿佛受了刺激般,挥拳使冲了过来,但这时,向志武却挡在了中间,你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远比刚刚与你争吵时要可怕的多。

“哼,医生不是好医生,你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你俩害死了谁么?我要杀了你们!对,就是这家破医院!明明可以让她去了,当年为什么要救她?她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你们为什么又要让她死?”

向志武的话给了你无比巨大的冲击,什么?原来他就是那个孩子的父亲?那当年砍伤你父亲的仇人,居然每周都会和你见面,你甚至还和他聊过天?而今天,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为了一己之私,又一次伤害了别人!

想到这,你的泪水不自觉的往下流着。你转身回到病房,拿起了一把手术刀便向向志武刺了过去!向志武一闪身,却给了姚功道扑向严浩的机会….

血…..你的面前都是血…

在那之后,你便陷入了昏迷…..

现实世界的任务

与其他角色沟通,了解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事

(1)询问向志武当年为什么要砍伤你的父亲

(2)了解严浩盗取角膜事件的始末

(3)询问姚功道夫妇认为医院在坑害白己的原因,然后,这个故事便会迎来结局。

但你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未经主持人同意,请勿翻开下一页

丁楠结局

几天后,你在【幽城晚报】上看到了一封写给你的道歉信,为你平反了那些你不应承担的罪名,而作者正是易兰萍。之后,向志武私下找到了你,想要给你一笔不菲的赔偿金,你收下了钱,却转手全部捐给了陈艳开设的向日葵福利院:那里有人比你更需要它。

从此以后,你作为护士继续在幽城人民医院工作,同时在闲暇时光攻读着大量医学书籍。你花了四年的时间考上了助理医师资格证,又用了四年成为了主治医师。很快地,外科医生丁楠,就因为问诊时永远面带灿烂的笑容而成了幽城人民医院的名人。你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过上了简单平静又快乐的生活。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5本子,请先
下载价格:5 本子
VIP优惠:免费
0
分享到:
页面偶尔受网络波动影响打不开,多刷新几次或者过一段时间就可恢复访问.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